|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书评序跋
无尽的短篇小说
作者:畀 愚 来源处:嘉兴作家网 添加时间:2009/6/1 访问率:4297
     相信每个写小说的人对短篇小说都怀有一颗崇敬之心。同时,每个人都希望自己最出色的作品是像《百年孤独》那样的长篇巨著。从某种意义上说,现在人们对短篇小说的推崇,都已经有点口是心非,言不达意。但短篇小说确实是最能体现一个小说家写作素质的叙事文本,这是大多数人对短篇小说最通常意义上的认为。就像跑道上的一百米,需要运动员在最短的距离内,发挥出个人全部的力量与技术冲向终点那样,在所有的小说写作中,短篇小说无疑是最能体现出写作者这种能力的——善于控制,才能更充分地爆发。
 
    想想当初的时候,脑袋里有了故事,几个晚上就能写成一个短篇,有点像小学生面对田径场,始终觉得六十米是最简单的运动,轻松得汗都不用出几滴。而现在,我已经发现短篇小说的写作,对我来说是越来越困难了,常常是怀着一个短篇的目标,结果写成了一个中篇。因为一个写小说的人很难拒绝想象产生后的诱惑,而想象通常也会在岔道上向你频频招手,在这个时候,写作中控制自己的已经不是大脑,而是键盘上的手指。好像是手指在引导着小说的方向。但短篇小说的写作,必须要你像老练的园丁面对盆景那样,毫不犹豫,不假思索地砍去那些浮枝末叶,同时又要使植物呈现出最直观的景致,保持最旺盛的生命力。这光靠不断地实习与经验不断的积累是不够的,小说毕竟不是盆景。也因为这个,我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逃避着短篇小说的写作。不是不想写,也不是不敢写,而是觉得在一个规定的范围内奔跑是那么的艰难。一个一万五千字的小说,已经是个很长的短篇小说了,而我们可以把二十万字的小说叫长篇,也可以把二百万字的小说叫长篇,相对小说的长度与宽广度而言,短篇小说的写作者更像是竞技场内的角斗士,付出同样的代价,却很难像争战沙场的士兵那样创造历史、改变某种进程,虽说他们呈现了更完整与更清晰的技艺,也在一时间打动了所有的人,但人们是不会像记住一场庞大的战争那样去记住一次完美的角斗,也不会像关注一部长篇一样去关注一个短篇。
 
    关注什么样的事物需要什么样的目光的,一个真正的短篇小说在今天不受人重视是不足为奇的。有谁会在一座宫殿前注意到那对汉白玉的狮子是如何精致?这对那对狮子的确不够公平,但这也说明了短篇小说所具有的特质,它只能呈现出事物的某段横切面,尽管细微可见,干净利落,却永远不能满足人们向往更高更大的普遍弱点。所以,我始终觉得真正的短篇小说是为作家而写的小说,要么意味深长,要么简洁朴素,要么大巧若拙。记得在我还没有开始写作的时候,曾在一本娱乐杂志上看到一个说是世界上最短的小说,我记得这样写的:当地球上剩下最后一个人时,忽然有人敲门。
 
    在结束的时候开始,我相信这是所有事物的命运。
 
                                                                 
                                                  
应《海上文坛》之约而作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651500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