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原创文采
逃离庞贝
作者:王 英 来源处:嘉兴市作家网 添加时间:2013/9/11 访问率:7221
     进入意大利庞贝古城废墟时,我有点漫不经心。我以为这里无非就是几根烧焦的柱子,没有什么好惊奇的。然而,一堵堵被烧焦的墙、城堡、露天剧院、房舍、祭坛、神殿,清晰地映入我的眼帘时,我的心蓦然间变得异常沉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街道、柱子、瓦罐,所有人类日常生活中必须的生活设施都历历在目,可人呢?那些人呢?我惊诧地环顾四周,除了废墟,还是废墟。据记载,庞贝古城位于意大利南部,距维苏威火山12公里,其掩埋的时间,是在公元79年8月24日,屈指算来至今已有1900多年的历史。仔细想想,如此漫长的岁月,就算不被火山掩埋,这样的古城是否还能依然巍峨耸立在亚平宁半岛?

   
我无法想象这种集体突然骤死的情景,这种感觉只有经历过灾难的人才能体会。在我的记忆中,2008年汶川的那场地震,还有2010年日本的那场海啸都给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记。这是一种彻底的毁灭,或许毁灭得过于彻底了吧,以至再也无法与之前作直接的对比。惟独庞贝不是,它是因为火山灰的堆积而被掩埋,甚至连火山岩浆都没能来得及光顾,这座城市就被大片的火山喷发出的灰烬所淹没了,于是千余年后被挖掘、呈现出来的街道、店铺、澡堂等一应俱全。人类在自然灾害面前显得是多么的弱小,甚至有点可怜。然而,自然灾害毁灭一切的能量却让人类为之震撼。这种震撼穿越1000多年的时光依旧撼动着人的心灵,并且会持续带给人类更多的思考。

   
气温寒冷,天空下起了小雨,打在脸上颇感寒意。这座规模庞大的古城除了大批前来参观的人群,废墟依然是废墟。恍惚之中,我仿佛回到了1000多年前,行走在长长的街道,上面有凹凸的车辙,还有凌乱的鞋印。每一块高低不平的石头都印证着庞贝的古老,也验证了往日人们的繁华生活。残垣断壁间,街边的蓄水池、面包房里的器皿,商店里的坛坛罐罐,这一切都表明人们刚刚离开,是要回来的。谁知道,回来的竟然是我们,他们已不知去往何方。

   
行走在庞贝废墟间,几乎每一步都牵扯到死亡与毁灭。不管是年老还是妇幼,也不管是健康还是有顽疾,不管彼此间是友好还是仇敌,一瞬间,全都灰飞烟灭。我不知道还有什么比这种集体瞬间的死亡来得更残酷,更想不出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死亡更直接。数万生灵倾刻间毁于一旦,留下的是让后人无限的唏嘘。

   
使我久久驻足的是那两个剧场,一大一小。这两个剧场和一座神庙组成一个结构紧凑的建筑群。外面有广场和柱廊。广场上的树长得枝繁叶茂,绿茵茵的草地给人无限遐想,那些柱廊就像是站立整齐的门童,剧场里正在演戏,观众都进去了,惟有他们还等待着下一位观众的进场。

   
我站在小剧场的中央,环视了一下四周。这是座半圆型的剧场,约有千余座位,全是条石铺就,每个座位完好无损,惟有舞台损坏得厉害,只剩下一片空地。有游人站在场地中央引吭高歌,试图检验一下传说中回音壁的声响,无奈喊了许久总听不见回音,便失望地离开了。难道是神灵听不见现代人的呼喊,惟有往日的神仙才能演奏高亢嘹亮的妙音?

   
我走出剧场,一条小石子铺就的街道宽阔地向前延伸,远端的云际飘荡在古城废墟的上空,令人感到格外的阴沉。街道两旁的商店大小不一,但很整齐,只是没有商品,留下的只有清晰与模糊的印迹。

   
门框、瓦缸、石桌、石凳都触目可见,但无法清晰地重现昔日的繁华,它们真实地存在过,又让人感到它们似乎从来都没存在过。你可以透过每一处遗存想象曾经有过的人的生活,但这片废墟又让你感到生命根本没有在这里存在过,这时候人能感到时空的交错,带给人的是现实与幻想的不可捉摸。

   
一座房屋前,长春藤攀爬在墙上,焦黑的形态犹如一副巨大无比的骨骼,看了令人毛骨悚然。惟有火山灰才能将一切有生命的绿色摧毁成无生命的焦炭。历经千年却依然展示出它原有的形状。

   
庞贝城的繁华,少不了肉体的欢场。在妓院里的石床并不大,却不知承载了多少卖笑的身影。墙上张贴的那些春宫图,既是人的寻常生活的一种缩影,也最真实地呈现了当时庞贝城的社会生活形态。

   
最令人吃惊的事发生在澡堂,也就是人们劳动后通常洗去尘埃放松身心的地方。它的前面有座健身房,墙上画满了各种健身的姿态,甚至可以看到脸上绽放着自信的笑容。健身房与洗澡堂之间隔着一片草坪,散发着无限生机,很难让人与死亡产生联想。然而,往里走黑糊糊的,没走几步,我却不经意地看到了两具“人形模壳”。

   
他静静地躺在一具玻璃棺罩中,朝左侧安卧着。双手搁在两腿之间,犹如熟睡中的婴儿一般神态安然,丝毫没有恐惧,这令我产生联想,当时他一定是洗完澡,神情放松地在榻上睡得正酣,丝毫不知危险的来临,但他这一睡,竟睡了近两千年。而另外一位男子躯体仰天,右手搁在大腿上,左手呈向上伸举姿势,他的下巴略微抬起,眼眶深隐,脸上流露着痛苦的神情。死前他一定作过一番挣扎,否则他不会面色痛苦。

   
导游介绍说,这是考古学家在挖掘时发现的。如果时间充裕可以看到许多“人形模壳”,可惜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只能领略庞贝古城废墟的一点皮毛而已。

   
我倒退一步,问她:什么叫“人形模壳”?

   
她说,当时被火山灰掩埋的人群,留下了死亡前挣扎的各种形体,火山灰冷却后便凝固成了这些铸模硬壳。据说人体早已腐烂了,但铸模硬壳还在,19世纪的考古学家为了保存这些人形,一旦发现这种人形模壳,就用一根管子将石膏缓缓注入,待剥去模壳,人们就可以看到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我上前一步,仔细打量,似乎觉得他身上竟然连血管的脉络都能隐隐约约地看清楚,不免有点心惊。仿佛能嗅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我心跳得厉害,活人,死人,我都见过,惟独没有见过这样死了却犹如活着的人,他让人看到死亡的同时也让人知道什么叫做不朽。他把自己变成一尊不朽的作品,却让前来观望他的人真切地感受到死亡和大自然的威力。马克·吐温曾在一篇文章中说,他在这里见到过一具挺立着的遗体,非常感动。那是一个士兵,在城门口身披铠甲屹立在岗位上,至死都不曾挪动一步。我没有看到这位士兵的人形模壳。我不清楚这位士兵是不知道灾难即将来临所以仍站在岗位上,还是知道灾难来临依旧履行着他神圣的职责,不管他知不知道,他这一站却站成千古永恒,让所有目睹并知道他的人为之崇敬。

   
参与发掘庞贝古城的历史学家瓦尼奥曾说:“那是多么令人惊骇的景象啊!许多人在睡梦中死去,也有人在家门口死去,他们高举手臂张口喘着大气;不少人家面包仍在烤炉上,狗还拴在门边的链子上;奴隶们还带着绳索;图书馆架上摆放着草纸做成的书卷,墙上还贴着选举标语,抒写着爱情的诗句……”连当时的科学家老普林尼都未能幸免于难,活生生被火山灰和浓烟窒息于海滩上。

   
天暗下来,雨点如豆般打在身上。深深的庭院、苍苍的古井、古老的瓦罐、完好无损的炉灶、研制米粉的石磨、壁画上的仕女、洗衣房里的水槽、令人费解的古希腊文字,一切的一切仿佛都在演绎着曾经的生活。

   
我忽然发现无数个穿着阔大长袍的人朝我走来,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他们的脸上充满凄苦和委屈的神情,似乎想要对我说些什么,无奈又不知该如何说,这种欲说不能的神态令我感到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心里透出一阵阵凉意。环顾四周,除了我,空荡荡的竟没有一个人影。但似乎许许多多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人又在我身边,依然是那样繁华,那样川流不息。

   
难道是我误闯了他们的领地惊扰了他们的魂灵?人类几乎无法抵挡大自然的灾难,这源于人的狂妄和无知,刹那间,我飞也似的向前狂奔。

   
穿过窄巷,拐向巷角,惶恐中,我找不到走出古城的路。就在此时,远处一块乌云朝我头顶压降过来,整座古城废墟变得黑沉无比、寒气袭人。该不会是千年灾难重现吧?我害怕,我想喊,我要赶快离开这里,人虽然渺小,但在生与死之间,也懂得谦卑!

   
我狂奔着逃离了庞贝古城。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549898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