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书评序跋
野性也可以很纯粹
作者:尤佑 来源处:作协 添加时间:2016/5/12 访问率:4246

                           ——简评祁媛小说近作
 
    或许可以转换祁媛崇拜的弗里达•卡达的话来揣摩她的写作——“我的画(小说)中的信息就是痛苦,彻底的画(写)出我的生活,我相信这是最好的作品。”

    青年作家祁媛的小说(《烟雨楼》杂志2016年第2期)让人内心惊动。《我准备不发疯》里所呈现出的果敢、坚毅、感性且深刻的表达。她想写出事物的“不定性”,但世界纷繁复杂,要看透其本质,又是何其不易的事啊!祁媛的写作世界,在探询自我与世界关系的同时,还深揭人性底色。她的小说,情节简约,刻意规避传统小说的复杂人物关系,将笔锋朝向内在的精神世界,以此反刍人类精神的苦痛及源头。

《我准备不发疯》是其代表作品。以“我”濒临崩溃的生活为底色,融合了诸多元素:裂变、疯态、情爱、狂想……,母亲住进了西镇七院,我行走在“发疯”边缘,于此又有许多现实的创伤进一步戕害我的精神——忧郁而美丽的叶小雅对生活的放逐,男友陈杰对婚姻的否决和对爱情的漂浮感,都将整个世界推向沧海桑田的想象。

    祁媛小说的创作内核源自她对残酷世界的质询。在她的思维空间里,世界是多元的、黑暗的、未知的。她迷恋女性世界的“美”“暴力”与“邪恶”。以其敏锐的嗅觉,闻出了女性柔媚的香水味之外的血腥。她的野性和野心是纯粹的,甚至可以说,她想探询人离开了社会所倡导的“真情关怀”后,究竟会怎样?或许那样的世界就像是“珠穆朗玛峰峰顶”,而人类的内心独白和精神世界则是极寒里的一朵傲骨的花。

    大抵是学画的缘故,祁媛认知世界的角度是感性与理性兼并的。她崇尚松弛的表达和一针见血的深刻。修辞联想和言辞认知很任性,有违常理但却符合人性。犹如毕加索、弗里达画风。
在新作《脉》里,她延续了“女主人公精神病态”的风格。全篇以女主人公治疗失眠为线索,探索一个表面看似正派的文医生的人性本质。当然,小说依然存有许多未定性,并非说在表象华丽的底下究竟有多么肮脏,人性的浮泛和善恶的区分并无绝对,只有“存在即合理”。

    小说第二节交代,“我”是首饰专柜的售货员,经常会碰到一些借买首饰为托词的骚扰,“我”都克己而有分寸地婉拒,这一细节既表明“我”对爱情的渴望,又表现出真爱难求,同时这个细节为最终我在文医生的“工作室”拒绝文医生的“真性情关怀”作了很好的伏笔。小说的另一面是家庭、事业稳定的文医生,他如此温柔,如此成功,但他自己却说:“你知道吗?我其实特别羡慕你,你是有明天的人,而我没有了,我有稳定的工作,稳定的收入,但是我知道我不在有未来了,我现在的生活每一天都不过是在等死而已。”显然,这是祁媛对传统观念的又一次反叛。

    难怪小说家弋舟在读到祁媛的小说后,不经意从细节“破洞短裤”联想到北村小说里的“渔网内裤”,这里的本质联系不在于外物形似,而在于两者内在的先锋性。只不过祁媛在二十年之后,她比北村更敏感、更自由、更彻底、更纯粹。有了这样先锋的“大写作观”,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年轻的祁媛一定可以凿开人性的黑洞,看见痛苦,写出更好的作品。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612217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