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作家访谈
我从来不会拒绝美好的东西
作者:沈秀红 陈 苏 来源处:转载《江南周末》 添加时间:2013/5/7 访问率:3967

八问李杭育——“我从来不会拒绝美好的东西”

【对话】

    问:你对自己身份的认定?你的名片上,画家是排在作家之上的。

    李杭育我小时候学素描、写生,但没敢考画院,1977级竞争太激烈,考了中文系(美院当时全国只录取两个人),后来自然而然地走上文学创作。

    我在上海办画展时,有个报道称,李杭育55岁做了画坛新秀。画家这个身份对我来说有新鲜感。

    我现在也写作,而且我很自信。现在活着的人出日记不大有,我叫它非虚构创作。


    问:什么是非虚构创作?

    李杭育:就是非虚构叙事写作。我的旅美日记《美国这头公牛》是日记体,此次画展前(本月底下月初)出版。非虚构写作,是我们当下生活的史料,也具有文学史料价值,还是有写作技巧在里面。谈到写作不应只局限于小说诗歌,眼界可以更开阔一些。

    问:从这点上来说,你又开始创作了?

    李杭育:我写《唱片经典》时接受采访,曾经说过一句话,我从来不会拒绝美好的东西。音乐很美好,小说很美好,我为什么要拒绝?我十分有可能在今年底明年初写一个小中篇。

    问:当初为什么会停下来小说的创作?

    李杭育:正如森祥所说,是对小说的一种珍惜。我如果不能写得很好,不能在原来的基础上更往前走一点,我宁可不写。其实这十年来,我的写作很多。我写过很多大型纪录片。电视剧的编剧很牛,不像纪录片的编辑不为人知,演职员名单嗖一下就过去了,这也是一种写作。在写作的手段、写作的经验上,我已经丰富了很多。我已经写过很多种体裁,甚至连朋友的悼词都写过,这也是写作。

    问:你的画一个一个系列风格都很鲜明,反差也很大,这个风格是怎么形成的?

    李杭育:我重拾画笔,第一幅画是人体,那时候画静物、风景,什么都画,到处打枪,上海画评家吴亮跟我说,杭育你不能这样,你要东一百榔头,西一百榔头,你不能到处敲榔头。我就确定两个。画油画的人都知道,所有的大师没有人没画过风景,所以我画了一个阶段风景。生命史是我自己的原创。这是我当作家的便宜。画册第一幅画,完全是我杜撰出来的造型,这个叫原虫,这个叫种龙,就有中国画的意味了,这不就是叙事吗?生命史我肯定会继续画,但造型我会不断推新。不过最近要停一停,这种原创造型不是说有就有的,也要有合理性,逻辑性。

    我去年8月以来到今年,就是画风景。湿地的水是比较写实的,船的那一张,是印象派的,到这一张长线条地画水,我有原创性,这就是去年8月到今年的变化。

    假设我以后又写小说了,我相信你们可以看出来,杭育可以戒浮躁了。


    问:你最新的文学创作是非虚构,而画是自然梦,是梦幻的,这是为什么?

    李杭育:另外一个互补。精神层面的东西要丰富。既然我现在非虚构写作,写的日记很多都是很琐碎的,那么作为一种补偿,我也要很主观,虚构的,作为人的精神,这样就完整了。文人都在追求自己内在的精神格局的完美,当然我们可能做不到完美,但我们追求丰富性,正好是给我自己补偿。

    问:你的小说是现实,是传统,转到这种虚幻的,西化的绘画,是与电影有关,还是你被西化了?

    李杭育:与电影有关。我看了很多电影,现在的电影很有视觉冲击力。电影借助于美术、诗歌集大成。很主观的艺术,比如超现实主义西班牙贡献很大,而西班牙电影得益于绘画。西班牙生活就是色彩斑斓,所以西班牙出大画家(原创性强的电影多借助于绘画)。

   
问:为什么不画国画?

   
李杭育:我字写得还是不错的,说不定将来会看到我的书法展。按说,我字写得不错,画国画顺其自然。但我忍不住对色彩的强烈爱好。当年我写葛川江小说系列,小说写得古色古香,但我一贯是喝咖啡、抽外烟的。

    (链):生命与象征_______对李杭育艺术创作的一次不完全解读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549923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