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生命与象征
作者:沈秀红 陈 苏 来源处:转载《江南周末》 添加时间:2013/5/7 访问率:2270
 对李杭育艺术创作的一次不完全解读

 5月下旬,李杭育“生命与象征”系列画展将在嘉兴举行。
 此次画展由嘉兴市文联主办,嘉兴美协、作协承办。届时,还将邀请全国文艺名家举行艺术研讨会。

 4月12日,杭州龙坞一号李杭育画室,嘉兴市文联、作协、美协相关负责人专程为这次画展召开了一次小型座谈会。

   
多部门跨界联手为一位非嘉兴籍画家举办画展,并举办研讨会,在嘉兴文艺史上似不多见。李杭育何许人也?这个画展为何如此隆重?

   
本报记者对这次座谈会内容进行实录,并就相关问题作了采访。

【座谈】

   
李森祥(主持人、嘉兴市作协主席):

   
这不是一个普通意义上的画展。

   
在物欲与功利远超精神需求的社会,不少艺术家、小说家,奔着挣钱的目标在走,有种说法,“一个作家一年的收入,不如画一幅画。”

   
我们想通过解读李杭育画展,既解读李杭育,也解读什么是文人,试图在当下这个浮躁的氛围中吹进一点清新之风。

   
李杭育首先是个作家。出道两三年后,他的小说就走向全国,《最后一个渔佬儿》等作品获得全国优秀中短篇小说奖,他的小说一下子就走到了民族之根、文化本质上。李杭育以文学最强劲的想象力,来捕捉民族的文化本质和人性的本源,是“寻根派”的代表人物,中国文学史绕不开他。

   
“寻根派”后来很多人走得不是太好。李杭育出于对小说的尊重,停了下来。一开始他做唱片超级发烧友,看了无数的碟片,是浙江小说家中看电影最多的,做北京电影学院的访问学者,如今,在大学里当教授主讲电影语言课。

   
他这些文人化的历程,是否可以解读为他追求原生态、文人化的生活?

   
通过座谈,我们想探讨,作为文人或知识分子的生活定位及其所寻找的精神家园究竟是什么。

话题一:举行李杭育画展的主要原因

   
胡晶(嘉兴市文联副主席):为什么要在嘉兴办李杭育画展,有几个因缘。

   
李杭育和嘉兴有缘。当下时机合适,非常需要在艺术领域有所开拓的作家和画家,能够为嘉兴吹来清新之风,很好地带动嘉兴的文学艺术进一步提升。

   
李杭育具作家、画家和教授三重身份。作为教授,他是我们艺研所的特约研究员;作为作家,他跟嘉兴作协一直有比较深入的交往。(李森祥:2008年,李杭育从艺30年纪念活动,是嘉兴市作协为他举办的。)我们一直在思考,嘉兴作家和画家的创作才能和激情怎样提升?我们需要引进来,走出去。这五六年,作家李杭育又成了画家,浙江和上海的媒体,对他的绘画创作给予较高的评价,引起业内同行的关注。

   
艺术家的成长,最好具有文学功底。积淀越丰厚,他的驾驭能力越强,他创作的作品对观赏者的益处也越大。从李杭育的画,我们可以探讨文学向美术的发展,甚至向其他领域的发展,或者美术回归文学。他们彼此之间殊途同归,甚至是相得益彰。

   
作为一个文学接触者和爱好者,从他的画里我读到、感悟到:一种是语言上的力量,一种是色彩上的冲击力,特别是自然诗风景系列。他的画里虽然没有人物这一元素,感觉人是隐在自然里,无处不在,达到天、地、人三者的和谐。这种手法以及色彩强烈的冲击力,我认为能为文学创作带来启迪。我创作的105行长诗,也是由此而来的跨界感悟。

   
李森祥:从作协的角度看,很简单,就两个字:养成。

   
嘉兴历史上,特别是明清以来的近代史上,出现了那么多灿若星辰的优秀文人,他们的养成、学养都很丰厚,他们从文学家的角度出发,其延展的艺术或艺术感都玩得十分到位。比如丰子恺,完全可以当成文学家来看,他的散文写得非常好,很性情、很生活,充满各种小启迪,大顿悟。(胡晶:他的音乐也非常好,包括平面设计。)包括李叔同等也是如此。

   
这些年来,嘉兴文脉不断,出了余华这样的大家,我们还有一大批作家,他们虽然在全国知名度不高,但量很大,是一个群体。不过,我有个不满足,嘉兴作家的艺术宽度不够、单一,生活面窄,艺术养成少。

   
有一句话,嘉兴的作家必须走出去,去上海、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才能成为大作家。其实,反观他们的作品,在大城市的作品,倒不如早期在家乡感悟到的东西来得感人,他们文学的底气,是从家乡来的,他们艺术的修养,也是在家乡打下的底子。所以,我们想让当下作家们认识到,既不要妄自菲薄,也要有气度,要将大城市的好东西引进来。

   
马学文(嘉兴市美协主席):为什么做这个展览?主要是为了打破界限,我们表达思想可以这么来表达,我们不需要很繁琐的东西。绘画的表述很直接,可以一览无余;文学的叙述有时间性,从何时到何时。绘画在一张画面上是凝固的,表面上是没有时间性的,但其实有时间性,你先看什么,先从哪个角度入手,从哪儿出来,感悟就不同,这是绘画的魅力所在。看画,大型创作很震撼,小家碧玉很唯美,艺术本无高低贵贱,只是在心理上给人的感悟不同,其实功效都是一样的。

   
我们想通过李杭育的绘画,给我们的画家一些启示,给我们的文学家一些启示。我们不仅仅在做跨界的东西,我们是在摸索文学艺术的内涵和真谛。那些最感动的东西,通过不同的形式讲述——绘画通过色彩的旋律,文学通过文字语言,但表达的都是真善美的东西。

话题二:跨界, 文人更应该注重什么品质?

   
李森祥:我们有一些跨界创作,但很少有人总结过跨界创作的规律和艺术的相互关联性。

   
我们先看“跨界”的那些文人,比较有代表性的,李叔同、丰子恺等是跨界;往远了说,王维、苏东坡、徐渭,不仅是跨界,他们代表的是文人的学养和格局;民国初期的知识分子,很多人一身的学养,诗书画几乎无所不通。

   
李杭育绘画持续五年了,已经办过两次画展,“生命史”和“自然诗”,这次还增加了“自然梦”系列。他不是偶尔的灵机一动,不是为了挣钱,是结合他的文学和艺术所进行的一次生命与象征的全艺术表达。

   
由此,我们可以提出一个问题:跨界,文人更应该注重什么品质?

   
李杭育:从前文人是不分界的,没有跨界这一说。

   
李森祥:现在某种程度上跨界变成抢饭碗了。其实,文学和艺术密不可分。文学是艺术,绘画也是艺术,是血肉的关系,无法分割。强行分工,会造成隔离。

   
文学和绘画统一在李杭育身上,我们就此进入追究文学和艺术的本质,追究生命本体最强劲的动力。从画家来看李杭育,文学成为他绘画的深厚底子。跨界最可贵的东西,是一个画家若有作家的功底,或者有文学大量阅读的经验,那么他艺术顿悟的能力,往往会超越一般技术型的画家。一个领略(或者阅读领略)了大量人生故事的人,他的画笔会具有一种象征的力量,会深具人性的光辉、人生的况味。我在上海看朱纪瞻的画展,画家80岁前的画和80岁后的画截然不同,他80岁以后的画,幅幅是精品,每一幅让我看了都有震动,有感悟!

   
绘画和文学紧密相连,绘画中有故事有人生。画家也要学会讲故事。李杭育为什么画油画?油画更适合讲故事,油画更适合把他人生的积累、遗憾、激情甚至愤懑,用真正浓墨重彩的方式给表达出来。

   
马学文:跨界实际上不存在,只不过我们换一种语言表达,说的是同一件事。绘画和文学本就有很深的渊源。李杭育一方面是想换种语言表达,一方面是有些意境,通过文字语言表达可能做不到,通过色彩和构图可能就做到了。从这层面来说,文学和绘画可以互补。画家和文学家担负的使命是一样的,只不过大家在相互借鉴。

   
李杭育:我很倾向于马学文的说法。我觉得可以用互渗这个词来表述。去年,我在上海看孙良画展,他是画油画的,展出的却是国画的花鸟,画展的名称就叫互渗。

   
马学文:现在中国画分为三个专业,山水、人物、花鸟,过去何曾分过,只不过现在我们为了学科科学化、合理化才分,但同时也束缚了我们的手脚。

   
薛亚军(浙江理工大学教授):互补和互渗挺好的。李杭育是作家、画家,其实身份不用分得太细,就是文人。艺术是文人的生存方式,绘画也是,文学也是,生活已经融入到艺术创作中。

   
嘉兴这个地方属于吴文化圈,在明清时,恰是文人画的重镇。不管是从文学的浙系,还是绘画的吴门画派来说,在嘉兴办这个画展非常合适。

   
观李杭育的绘画,前面的创作也有自然的主题,无论是西溪,还是富春江,基本上是他记忆中的东西。(李森祥:小说里叫葛川江,读者通过他对文学的表达,对葛川江已经形成具象,现在再看画笔呈现出来,读者就有了一种亲切感。有一位文艺评论家,以前评过李杭育小说的,就点名要买李杭育葛川江系列的油画。)而自然梦,梦幻的色彩比较浓,有意营造一种意境,是想象中的景象,这在绘画史中也有。他后期创作,带有某种传统的文人画根本的东西。

   
胡晶:李杭育文学起步早,是有机缘在的。当时,改革开放对文学的渴望,肯定和现在不一样了。虽然他绘画时间不长,也是厚积薄发。他对自我不断拓展,不断升华。很多人在一种艺术方式掌握比较成熟以后,很有可能原地踏步。他创作的很多东西不是信手拈来,包含了思考,他也在不断地自我超越。从日记的写实,文字继续发挥作用,绘画的色彩线条,最后不断地有新的发现和创造。由此可见,机缘重要,涵养和学识更重要。

话题三:寻找知识分子的精神家园

   
胡晶:一个人的梦和他的中国美学情结。

   
陈双虎(嘉兴市文联秘书长):李杭育和余华走的路是相似的,不断改变,不断探索。

   
李森祥:双虎说得对,他人生中充满探索,充满先锋性。

   
我们一直困惑自己的精神家园究竟在何方,也没有一个文学评论家开出过药方。精神家园不要想得太大,从生活角度来看,可以做自己最想做的。不一定是文人,包括普通人,愿意写写字,画画画,写写文学,也可以满足自我的精神需求。我们生命中还有这样的一些才华,做出来,与朋友们同享,可能就触摸到精神家园了。

   
薛亚军:精神家园,可以两个方面来理解,生活的态度和创作的态度,文学和绘画的结合,是理想文人的生活状态和精神状态。内容,就是自然,画给我们提供一个窗口,提供一个诗意的精神栖居地。诗意的自然,是我们很传统的东西。

   
李杭育:精神家园不在别处,在内心。

   
我目前状态很舒服,我写日记,写着写着,一抬头就能看到我的画,写写看看,看看写写,诗画就产生了交融。

   
李森祥:一个鲜活和可亲可敬的生命,是需要象征体的。李杭育的绘画,包括他之前,所酷爱的音乐,就是他圆融和心胸宽阔的生命象征。

【名片】

   
李杭育,一个文学圈早已熟悉的名字。上世纪曾以短篇小说《沙灶遗风》获1983年度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以“葛川江系列”小说闻名文坛,是我国新时期“寻根派”的代表作家。

   
90年代起,李杭育暂时搁置小说创作,成为西方古典音乐的“超级发烧友”,撰写了长达500多页的《唱片经典》,此后,他又醉心于影视,频繁参与央视和各地方台的纪录片创作,研究中外电影,撰写《电影经典》,至今仍在浙江理工大学教授《电影语言》。

   
5年前,李杭育拿起画笔,闯入画坛,在半百之龄成为画坛新秀,并先后于2008年和2012年在杭州、上海分别举办过“情·形·色”以及“生命史——海洋与洞穴”系列画展。

(转下版):八问李杭育——“我从来不会拒绝美好的东西”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611120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