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原创文采
作者:沙咏怡 来源处:嘉兴一中实验学校 添加时间:2013/1/4 访问率:1757
    女人拖着沉重的步子向前走着。夜色像水一般一点一点溢满了这个小城,也像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在女人瘦弱得仿佛只需一阵风她便可以被吹倒。身后的路灯倏地亮了,散发出微弱单薄的光来,将女人模糊的影子一点一点拉长,投在光洁的柏油马路上。

    女人忽然停了下来。把拎在手中的袋子一点点举高来。“多漂亮的袋啊,”她想,手不自禁地来回地抚上了袋子,她努力使自己把不快乐的事统统忘却,可傍晚的事,她却仍旧无法忘却。

    “唧!嘎—”女人紧走了几步,在门口平静了下来绪,利索地推开了那扇红绿参半的铁门。门上的绿片似乎又掉下了几片。门,俨然成了一只吸了血的绿色怪物。“妈妈—”一道尚带着稚气的童声迎面朴来,女人紧邹的眉舒了开来,嘴角也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很快,又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微颦了一下眉。

    铁门在身后合上,男孩儿从女人的身后探出个蜡黄的小脸,“妈妈,那个袋子,哪…哪儿来的呀?”男孩儿兴奋地说。女人这才一下子反应过来,把羽绒服从袋子里捧出来,把皱起来的地方都轻轻抚平了。“夫人送我的,她,呃,羽绒服…”说着,女人便把这条大红色羽绒服披在了儿子的身上。刚开始他还有些抗拒,后来便也由着妈妈将衣服给他穿上了。“妈妈,我有校服的……可是你冷……”“傻孩子,妈不冷啊,乖。”女人歪着头,上下打量着儿子,温柔地拍了拍羽绒服,笑了。“马上天气就要冷了,就不怕了……”

    进屋后,女人麻利地将羽绒服收拾好,把剩菜剩饭热了下,招呼儿子一起吃饭。“最近学习怎么样?”男孩儿执筷的手顿了一顿,“跟…跟以前一样。”女人的心涌上了一股暖流,她的丈夫是个矿工,早几年遇上矿难,没了。矿上的小老板和负责人像脚底抹了油一般都在一夜之间人间蒸发,等女人赶到矿那儿,连丈夫的遗体都没能见上一眼。过了几个月后政府给了她一笔安慰金,500块,这对她来说只是杯水车薪,想去讨个说法但又不知到哪和怎么样去讨。幸亏她的儿子让她感觉到安慰,他懂事得早,成绩总在学校里名列前茅,只是她看着心里疼啊!她碾展许久,总算找到了一份保姆的工作,但她打第一次见面她就把女主人对她的鄙夷与不屑尽收眼底。可是,女主人到哪儿也再找不到这年头这么低廉的劳力了。虽然她总是那么小心地做事,但她害怕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尽管她知道迟早会有那么一天的。当女主人傍晚给她那一袋羽绒服和一个红包并告诉她明天不用再过来时,她的心猛地一沉。她跨过门槛就要离开时,她分明看到了女主人的冰冷……

    “妈妈!妈妈……”女人猛地被儿子的叫声把飘远的思绪给拉了回来。女人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站起身,木椅在她身后吱嘎吱嘎痛苦地呻吟着。女人来到床前,从袋子里拿出红包,她想把余下不多的钱整理好后明天最好赶紧存到银行里去,在找到下一份工作前,要更节约。女人将红包塞到枕头底下时,手正要抽回来,咦?不对,她看到了一张纸……

    “怦”地一声,房门被狠狠甩在墙上,男孩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手中的饭碗并胆怯地叫了一声“妈妈?”

    “别叫我妈妈!丢人!!说…说…说!你倒给是…倒时给我解释解释,这…这是怎么回事?!你说!!”女人将一张上面赫然写着大而鲜红的“57”的试卷举得高高的,拿指尖戳得啪啪直响。男孩儿面色煞白,又慢慢涨红,“我…我…”“我什么我!说,我倒是想听听你有什么好听的借口?妈妈找份工作养你容易吗?妈妈今天也没工作了,你太不懂事了……”女人伤心地说不下去了,因为她不小心说出了一个本想隐瞒孩子的事实。男孩的脸一下子黯了下去,声音中透着强忍的哭腔,“妈妈,你打我吧你打我吧……我不上学了,我要出去帮您赚钱!”女人的心沉了下去,终还是心软了,“那你告诉妈妈为什么会有这个成绩?”“我…我…”“说!!”眼泪已在女人的眼眶中打转了,这时女人随手操起结实的扫帚结结实实往男孩的身上打了下去,打的很重很重,虽然打在男孩子的身上,却把女人的心抽得火辣辣地疼,这是她,第一次打男孩儿。

    “我上课不专心,课后作业不及时做……”“啪”地一声又是结实的一棒。“你撒谎!”女人气急地叫着,她闭上了双眼,任泪水肆意地流淌着。男孩儿跪在地上,紧咬着唇。女人知道儿子上课从来都很专心,每次家长会,儿子都会当楷模来介绍,她亦引以为傲;至于作业,每次偶尔翻翻都是落满了娟秀的字体,也都会让她一整天的疲倦散入九屑云外了……

    女人仰头倒在身后的木椅上,她突然觉得好累好累,世界在她面前一点一点地瓦解,她基至听到了死神的呼唤。这时她似乎感觉到儿子在椅子旁的那片地板上坐了下来。她眯开了一缝,刺眼的灯光立即射进了她的眼帘,她把头微微侧转,看到了儿子的头一点一点地低了下来……猛地一低又抬了起来,双眼的眼皮很沉的样子,慢慢地慢慢地,头又低了下去,又是猛地一低,又猛地抬了起来……如此往复了几次,均匀的呼吸声渐渐响了起来。哎,女人叹了口气,勉强支撑起疲惫不堪的身子,小心翼翼地将儿子抱起,走到卧室,轻轻地把儿子放到床上,替儿子脱去外衣外裤并把被子轻轻地盖在儿子的身上。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为男孩掖了掖被角。刚想起身离开,“妈妈”一句呢喃让女人以为儿子醒了,赶紧蹲下身下,却发现他还睡着,顿时松了一口气。

    “其实,其实,不及格是因为……”女人猛地抬起眼皮,紧盯着男孩儿的脸。

    “我看不清黑板啊……我去过眼镜店,眼镜好贵……”声音越来越轻。女人再也忍不住,泪水再次像喷泉一般冲出她的眼眶,悄无声息。

    女人望向窗外。此刻,窗外是万家灯火。

2012年征稿二等奖作品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784867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