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原创文采
给你
作者:蒋晨晨 来源处:桐乡高级中学 添加时间:2013/1/4 访问率:1783
给你(一)

    写给你,或你们,我挚爱的亲人。
    小时候最害怕的莫过于参加葬礼,总是远远地看一眼,就远远的跑开。也不是自家的人,并没有什么悲痛欲绝、肝肠寸断的感觉。到了今天,友小H突然得知外公逝世,满眼泪水无声地淌下,也不用手去擦,任他肆意流,那般悲痛,我才感知到“死亡”。
    我搂着小H,不知该说什么,只觉得这时候,默默陪着她,或许才是最好的。昨天是她16周岁生日,午睡起来还眉飞色舞讲着电视里的人与她外公是多么相像,今日却听闻外公已去。昨日是我诞辰,今天却是你的祭日。好一个鲜明对比。
    我自然而然想起了我的外公。他老人家是个读书人,有藏书,有藏玉器,即使年逾古稀,还时常在和我聊天时来几句古诗词,到让我这个“读书人“自叹不如。他身体倒还硬朗,只是心脏不好,几个月前的某个半夜突然送进医院,让人好是担心。隔了两天去看他时,有笑眯眯的和我聊书了,却总是定定的看我,也不接话,就像是想再多看两眼这个世界一般。我却以为他只是老了而已。
    回了家,母亲掏出一张银行卡,告诉我,这是外公给的。他怕看不到我上大学实现梦想那一天了,也没什么好留给我这个外孙女的,也就只有这点钱,能对我有些帮助的了。听着这些话,心里很酸,很紧,很疼。其实我想要的,就是你活着。
    老人们好像真的是老了,每次见到我都要定定的看我几秒钟,才缓缓的说一句,“又长高了”。似乎在他们记忆里,我还是那个扎着娃娃辫的小妞。总在临走时还要再定定地看我几眼,试图把握现在的模样记住,可下一次见面,他们一定还会再一次呆呆的看我。
    我的很多同龄人,都不怎么喜欢老人,不喜欢被他们定定地看着,不喜欢他们冲着你傻傻满足的笑,不喜欢他们日渐粗糙的手总是拉着你不放。他们明明是家里最年长最睿智的人,在自己的儿孙辈面前的“小心思”竟是这般的单纯简单,我们又为何要以一脸的冷漠与厌弃相对呢?他们都已知自己在世的时日不多,惟愿在这不多的时日里,多看几眼自己的儿孙,多看一眼他留下的世界,和留给他的世界。
    老人,是和孩子一样单纯的呀。
    小H告假回家,她已泪潸潸哭成了泪人儿,眼神呆滞,只有眼泪成串的落下,“吧嗒”一声打在桌上。如果悲痛能化作利剑,这桌子一定早已千疮百孔,只怕这时,砸出一个个窟窿的,是她的心。
    明天,是周末了,该回去看看外公了。多感谢,感谢我的老人们,你们还在,唯愿你们安然的活着,简单,快乐。
                                                             2012.9.7

给你(二)

    写给你,或你们,我挚爱的亲人。
    早自习班主任到教室,身后摇晃晃地跟着一个小人儿,小巧讨人喜。一路跟着班主任,脚步迈不大,半走半跑的赶着,嘴里吧嗒着“爸爸、爸爸”。班主任放慢脚步,等儿子“跑”过来,一手绕过儿子的头,宠溺的捏着他的小脸蛋,孩子则仰头望着高大的父亲,好不温馨。
    我心里微微一震,自己是多久没有跟父母这般亲昵了,脑袋里却浮现不出这场景。到底是真的没有亲近,还是我忘却了?
    我家是个没大没小,自由散漫的家,家里人都习惯了互相开玩笑,笑得无所顾忌,全然没有别人说的严肃气氛。父亲和母亲打小就对我放一百个心,大小事务一概自己决定,小到今天吃什么,大到去哪个学校读书,只会淡淡的说一句,“你自己的路,自己走好”。便也造就了我现在这幅德行,不把爹妈当长辈。
    初中我就选择了一所寄宿制学校,每个星期五放学,星期日上学,两点一线,和父母相处的时间也就一个短短的周末。临上学前,无非叮嘱一句“照顾好自己”,哪有什么离别之痛可言呢。如果说初一刚开始时还有些异样的触动,三年之后,则以习惯成自然,平常得不像是离家,倒像是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一般。今日想来,竟有一种“反认他乡是故乡”的悲怆感。
    上周母亲无意间的一句话,让我心疼了好久。她问,“你觉得在校时间不长的啊,我在家等得觉得好慢哦。”我到底让他们在家中等了我几百个一周啊?
    这周家里没人,父亲交代了一些琐碎的事就出门了。没人煮饭,自己啃泡面,没人洗衣,自己动手,忙里忙外,只有自己的脚步声,和电视机里男女主角那没有营养的对话,不禁抱怨凄凉。到晚上八点多,本在另一个城市的父亲竟赶了回来,手里提着的,也不过是两个热菜,我爱吃的菜。
    只是两道菜,只是还热着,只是很平常的味道,却足以让我眼前的世界变得模糊。埋头使劲地吃着,嘴里含混着饭菜便听不出我变了调的哽咽,丝丝缕缕升腾的雾气便看不见我快滴出水的眼眶。
    未几,父亲还得出门,混着饭菜,朝门口喊了声,“爸,路上小心,记得早点休息。”
    明明才离家,亲爱的爸妈,我怎么又想你们了呢?
                                                           2012.10.14

给你(三)

    写给你,或你们,我挚爱的亲人。
    我始终坚信,友情高于爱情,一个挚友等同于一个至亲至爱的家人。
    作为一个十七岁的女孩,我的确有所谓的追求者,而我也残忍地将他们放在好朋友的圈子里永不出界。青春期里,似乎只要一有男女生走得近些,就是在发展不正当关系,也正是这种“gossip gossip and fall in love”的思想,不知断了多少单纯的友谊。如果一个女孩子只有女生朋友,那她是不完整的。
    我庆幸,我是完整的。
    下午有班级“单挑”我们班打篮球赛。作为文科实验班,只有八个少得可怜的男生,而真正能上场的,也不过一两个。好友吴闻讯而来,带着同班的男生奋力拼打。即使被撞出了鼻血,仍能连中几个三分。本就孤傲的他怎会接受一般女生的好意,却会笑着拿起我手里的纸巾,高傲地一扬下巴。这就是挚友,是一生不可替代的好友,无关爱情,一个就够。
    我有记日记的习惯,几十万字的日记,吴是惟一的读者。颓靡时,他会告诉我要振作;迷惘时,他能让我明了;骄躁时,他会无所顾忌地大骂。这就是唯一的挚友,会对着不好的你破口大骂,乃至冷眼嘲笑,可又只一个眼神,便晓得他的关心。这样的挚友,是不同于悉心教诲的长辈,不同于讲私房话的闺蜜,不同于不浅不淡的同学,而是一生一世的知己,不论经历什么,你仍是你,我仍是我。
    相比之女生闺蜜,男生好友给的是另一片完全不同的世界,是一种带着血性的阳刚,坚忍,不需要太多言语。有人常说,女生间的友谊是难以揣测的。的确,女生像猫,看似亲密地腻在一起,却不知绵软的脚掌里是否藏着锋利的爪。可又有人说,男女生之间不会有真正的友谊。我不敢去妄断它的对错,但我不会相信。男生追求女生,是出于心理上的爱慕,生理上荷尔蒙的分泌,那难道对每个女生都是这样么?
    世界上有一种感情,是高于友谊,无关爱情,真心真意,坦诚相待的。世界上也总有那么一个人,是比朋友亲密,比伴侣重要,比家人特殊的。
    和吴在阳台上吹风闲聊,身后不时传来唏嘘。我该替自己悲哀被人误解了,还是替众人悲哀没有这样一个知心的好友呢?摇摇头,从不在意这些想法,相视一笑,便知对面的人亦此心境。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如果可以,我会终身不嫁,至亲挚友足矣。多少年后,满头花白,坐在冬日的阳光里,翻起年轻时的日记,和最知心的你,坐着摇椅慢慢聊,说着从前,从前……
                                                          2012.10.17

给你(四)

     写给你,或你们,我挚爱的亲人。
    “世上只有妈妈好!”——5岁。
    “妈妈是很好的。”——10岁。
    “妈妈,你有点啰嗦哎。”——15岁。
    “妈,你真的好烦哦。”——20岁。
    “妈,你别插嘴啦,我懂!”——30岁。
    “妈,你怎么又病了呢!”——40岁。
    “妈,你怎么老不会照顾自己呀,叫我该怎么办?你要对自己好一点,哪里不舒服就告诉我,想吃什么也告诉我”——50岁。
    “妈,请你留下来……”——60岁。
    “妈,我终于能来陪你了……”——80岁。
    或许太多人的一生就是这样的,似乎总在不停地验证“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这一古话。
    正值十六七岁的我们,难免要与母亲顶嘴,嫌她唠叨,同一件事怎么就可以念叨那么多遍呢?天冷了谁不知道要加衣服,饿了谁不知道要乖乖吃饭,困了谁不知道要早点休息,每天哪有那么多小事好唠叨呢?真是让人厌烦呐!——这想必就是多数“我们”的心里话吧。
    到这周末,我已足足三个礼拜没有见过我妈了。或许真的是住了三年校,习惯了没有爸妈在身边的日子,可是一回到家,看着这空荡荡的家,也难掩心酸。已经三个周末没有飘出过平淡却熟悉的家常菜的味道了,已经二十多天没有听到过唠叨却温馨的声声细语了,已经五百多个小时没有见到过那个不是最美却最爱我的妈妈了。
    数字越积越庞大,思念越忆越浓厚,在夜半的宿舍里念及母亲的好,只觉得“这城市那么空,这回忆那么凶”。
    我想,如果明天母亲在家,我一定还会和以前一样的跟她开玩笑,一样的撒娇偷懒,一样会说她好唠叨,不同的是,我也会不言语地拿过碗替她洗掉,不言语地切好水果放在床头,不言语地从身后轻轻抱住她,然后溜掉。
    我是个不正经的女儿,说不出肉麻的我爱你,做不出在你脸颊上吧唧一口这回事,我只会默默地想你,想你,然后写一篇《给你》,偷偷告诉你:
    妈,你是这世界上我最爱的女人!
                                                           2012.10.26

给你(五)

     写给你,或你们,我挚爱的亲人。
    “吧嗒”,宿舍的灯熄了,室友们还在洗澡、洗衣,互相嬉闹,对床的小Y轻声提醒,“大家轻点,让寝室长好好休息啦,她今天很累。”
    那个寝室长就是我。听到这样一句话,黑暗里的我瞬间被暖意包围。或许她已经不记得了,只是一句无心的话,我却会铭记。其实,她给我的感动又何止于此?
    她是个极美的姑娘,不高,有点婴儿肥,眼很大很亮,发质极好,垂顺在肩头,既有说不尽的俏皮可爱,又有诉不完的温柔抚媚。在这极美的外表之下,包藏的更是一颗极美的心。
    其实,与小Y的交流并没有那么多,或者说白天的交流很少。与她是很相似的。白天是个嘻嘻哈哈笑得没心没肺的女孩子,一旦到了夜里,脸上就会多出一些成长的痕迹,或者说,是不符于这个年纪的成熟。曾两个人窝在一条被子里,一人一个耳机,听那些让人感动的歌,说着对父母说不出的爱,想着对成长想不透的惑,问着对未来问不到的题。然后,一起随着节拍轻哼,一起随着心绪落泪。暗夜里,眸子晶亮亮的。
    我从小就不是个轻易落泪的人,自小要强的我即使是哭,也要躲在被子里,宁可独享“笑,全世界陪你一起笑;哭,全世界只有你一个人哭”别样悲凉。很讨厌地,仅有的几次掉泪总能被她撞见,或在我耳边絮絮叨叨,或只是抱着我,让我很真实地感知到她的存在。
    另一好友小R,小学同学,初中三年不曾见面,上了高中竟又相遇,让我好是珍惜这样奇妙的缘分。记得一室友说过,她第一眼就觉得我和小R该是很要好的闺蜜。
    因了家里的安排,可能会在不远的某一天去往北京。我无法忘记小R那张瘦削的脸庞,温热的液体滚滚而下,泣不成声,冰凉的手指箍着我的手,一遍遍的重复,“为什么要走?为什么要走?”那一刻,我恨死了自己。
    小R,我总也写不出来,注定要一辈子栽在这个女人手里的。屁颠屁颠地买一堆手剥橙等她剥,听她叹息无奈摇头骂我这猪一样的女人,一眼就能看出我哭过肿得一点也不不明显的眼,发呆做傻事被她挠痒痒打趣她的某位追求者,都是你,小R,你一定没发现此刻我正偷偷地瞟着你的侧脸。
    我很知足,上天给了我那么几个时不时感动我一下的挚友,这几个女人呀,你们一定要幸福。我愿做一株苦绛草,拿一生的眼泪,换你们一世真无邪。

给你(六)

    写给你,或你们,我挚爱的亲人。
    这一次,我想写给你。
    从前的日子里,谢谢你那么努力地长大。从一个六斤多的小不点长成了九十斤的小大人,虽然你真的很难养胖。所以,以后的日子里,麻烦你多吃点,身体养好些,别老是让关心在乎你的人担心了。
    从前的日子里,谢谢你那么认真地成长。从幼稚园一步步走到了高中,从一个小笨蛋长成了有梦想的小青年,虽然总有人说你是猪一样的笨蛋。所以,以后的日子里,麻烦你继续长大,继续为了梦想加油,别再让你身边的人对着你的傻气摇头叹息了。
    从前的日子里,谢谢你那么真诚地对待这个世界。傻傻如你也能拥有那么多的好朋友,真是太便宜你,幸福死你了,这样的亲人朋友可是千金不换的哟。所以,以后的日子里,麻烦你对他们更好一些,该学学给小R剥橙子削苹果了,该学着给小Y唱一首情歌了,该给吴一份默默的感动了,该给家人做一顿饭了,哦不,你做饭的能力还有很大进步空间。
    不管你是猪一样的笨蛋,还是笨蛋一样的猪,不管是从前,还是以后,我都那么感谢我能成为你,做一只爱梦想、爱家人、爱朋友的猪一样的猪。

2012年征稿二等奖作品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784857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