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批评
“郑家湾”人生的双重背负
作者:李森祥 来源处:本站 添加时间:2012/12/19 访问率:5042


    钱国丹的小说写得很地道,叙事朴实,沉稳厚重,她所着力描写的地域郑家湾,是作者所一直背负的沉重社会。在这个宗法制度、道德伦理、风俗秩序、良善与惩罚皆全的中国社会缩影中,生活着钱国丹自童年时代便谙熟与亲近的各种生命,她以悲悯心,深入到了他们生活的各个方面,从而打造出了众多鲜活并具有强烈时代特征的人物群像。不仅如此,作家还用她长达数十年之久的对郑家湾的观察与坚守,寻找和发掘,使郑家湾具有了南方文化地理的意义。

    钱国丹也许是无意的,可她的确在进行着一种“标本”式的写作,我不能说在浙江作家中绝无仅有,但钱国丹一定是最出色的。她的出色就在于,不是平面或割裂式地去抒写郑家湾的一个横断面,而是坚持不懈地“积攒”了郑家湾长达七八十年的历史生活与时代风貌,然后她穿越其中,不是寻寻觅觅,而是如鱼得水地进行着作家毕其一生的创作!

    中国(或者可称之为郑家湾)这七八十年的历史,相对于一个进行现实主义创作的作家来说是幸福的,它幸福在政治层面的波谲云诡,即持续多年的革命性。革命所带来的是推翻或颠覆,是批判与击碎。钱国丹小说的发端便是自这个节点开始,因为革命,郑家湾传统的宗法制度被打碎!中国政治家们虽强调“不破不立”,可破是破了,“立”却长期停滞在政治层面,难以以可被民众所迅速认同的文化方式去对接历史,去渗透民间。这就造成了人物的“双重背负”,背负传统宗法的顽强,背负革命的负面冲击!《师道》中的外公与秀秀,《自戕》中的外婆,《弃妇》中的姑婆,《银杏悲歌》中的白云杉,《饿殍》中的阿娘,《福人》中的妗娘,《弄璋弄瓦》中的阿环等等,都是这种“双重背负”下的惨剧和时代的牺牲品。

    钱国丹笔下的人物是沉重的,她们(女性是作家创作的主要角色)或他们出发于最为动荡的年代,然后仍要继续接受无数次正向或负向的变革洗礼,虽然她们不处在政治漩涡的中心,但最终被搅入深深漩涡里的却是她们;变革的大棒也不直接打在她们身上,但她们却必须承受作为底层者的垫底之痛!

    我们正处在一个道德和伦理上越来越玩世不恭的时代里,一小部分作家的创作也呈现着这种倾向。我无意批判这种倾向,但我赞许直面人生的写作。法国思想家帕思卡尔在《思想录》中大声疾呼:我要同等地既谴责那些下定决心赞美人类的人,也谴责那些下定决心谴责人类的人,还要谴责那些下定决心自寻其乐的人;我只能赞许那些一面哭泣一面追求着的人。钱国丹正是一面哭泣一面追求着的作家,她笔下的人物命运是多灾多难的,但许多人物所迸发出的人性光辉却让我们感到温暖,值得我们唏嘘并且赞叹。

    向坚守着“郑家湾”人文地理写作的钱国丹表示致敬!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612284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