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文学批评
“纸船明烛照天烧”
作者:无 来源处:无 添加时间:2011/1/9 访问率:7973
 1958年7月1日凌晨,毛主席在读到《人民日报》6月30日余江县消灭血吸虫病的 报导时,“浮想联翩,夜不能寐”,禁不住“遥望南天,欣然命笔”,挥笔写下 了两首著名的七律:《送瘟神》。

  毛主席《送瘟神》的律诗,用对比极其鲜明的艺术手法,一忧一喜,一抑一扬, 生动表达了农家出身的毛主席,对长年遭受“瘟神”折磨的广大农民的深切同情 ,以及经过全党、全国人民的共同努力,最终送走横行一方的“瘟神”的无比畅 快。

  第一首,毛主席回顾过去,描述了“瘟神”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感情抑 郁、语义哽咽,表达了诗人对人民的强烈同情。

  祖国的南方,素以“鱼米之乡”而著称于世,这里青山绿水、风景秀丽,但一个 小小的血吸虫竟使大好河山萧杀黯淡,就连华佗这样的名医也无能为力,奈何不 了。“绿水青山枉自多,华佗无奈小虫何”的诗句,抒发了诗人的悲愤心情。

  史书记载,公元四世纪,晋朝名医葛洪所著《肋后血急方》写道,“水毒中人、 似射工无物、蛊毒、江南山间人不可不信”,应该是有关血吸虫危害的最早陈述 。公元七世纪,医学家太医博士巢元方所著《诸病源候论》中说:“其虫细不可 见,人水浴及汲澡浴,此虫着身,便钻入皮里”,初步描述了血吸虫病的感染特 点。

  公元1599年《嘉兴府志乡村篇》中,也有血吸虫病“腹胀即死”的记载。清 朝乾隆时期,浙江名中医王孟英则更有“今有治肿胀者,用铜管子从脐下刺入, 出水如射。腹胀即消,一时暂快,肿胀仍作,再针之死,不针亦死矣”的完整记 载。

  旧中国,到处是人民的地狱,魔鬼的天堂!诗人以“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 鬼唱歌”句,极言受灾地域之广,受灾人数之多。

  以浙江嘉兴南湖的净湘乡为例,李大队村抗战前有50多户,200多口人,20年间 患臌胀病死亡100多人,剩下16户,50多人,400多亩良田无人耕种。净湘乡石蟹 村,抗战前全村31户120多口人,短短10年,77人死于“血吸虫病”。解放那年 ,该村仅剩12户15人,其中有7人是大腹便便的“血吸虫病”。当年的民谣,就 是这样唱的:“步云墙头村,环境阴森森,晚血侏儒症,夺命又绝孙,荒田加破 屋,野地闻哭声。”

  诗人以“坐地日行八万里,巡天遥看一千河”的诗句,道出人民寻求解脱“瘟神 ”灾祸的强烈呼声;又以“牛郎欲问瘟神事,一样悲欢逐逝波”,寄托了人民对 消灭血吸虫的美好希望和真切期待。但在旧社会,这仅仅只是人民的一个希望, 一种期待。

  在“换了人间”的新中国,人民的希望和期待,就真真切切地得到了全面地满足 和实现。

  第二首,诗人用热爱人民、服务人民的心,唱出了热情澎湃的心声,情绪热烈、 语调高亢,折射了诗人对人民消灭血吸虫,并成为国家主人翁的欣喜心情。

  在经历了冰封雪裹的严冬之后,新中国大地万物复苏,呈现出一派“春风杨柳万 千条”的优美景象,人民由此成为了国家主人翁“尧舜”。诗人“六亿神州尽舜 尧”的诗句,不仅表达了毛主席对人民群众的期待与推崇,也展示了毛主席真正 民主的“民本”思想。获得了社会主人地位的广大人民,一定要让高山低头,令 河水让路,将扼住人们命运的瘟神彻底消灭。这样的人民,就是真正的“舜尧” 。

  暮春的落花飘入水中,随人的心意翻着锦浪,一座座青山相互连同,就象专为 人们搭起的凌波之桥,整个中国呈现出一派“红雨随心翻作浪,青山着意化为桥 ”的兴盛气象。
 
  人民成为“舜尧”,还有什么艰难困苦不能克服?还有什么人间奇迹不能创造? 诗人用“天连五岭银锄落,地动山河铁臂摇”,纵情讴歌了人民群众改天换地的 伟大力量。在这里,诗人以高超的艺术手腕,概括了当时社会主义建设的宏伟场 面;同时,也渗透了诗人“力拔山兮”的伟岸精神和自力更生的进取意识。而这 一切,只有在共产党、毛主席领导下的新中国,才会成为现实。

  难道不是吗?

  建国初,毛主席到浙江嘉兴、桐乡调查怎样消灭血吸虫病。他对浙江省委领导霍 士廉说,嘉兴地区经过太平军与清军的战乱,地多人少,又是水网地带,容易滋 生、传播血吸虫病,根治的关键是消灭钉螺,集中治病,要把大肚子细胳膊的人 (血吸虫病患者)一个个治好。

  1951年,《解放日报》发出“大力防治血吸虫病”的社论,全国从此掀开了消灭 血吸虫的序幕。1953年,爱国民主人士沈钧儒回故乡嘉兴扫墓,耳闻目睹了“瘟 神”的严重危害,就上书毛主席陈述己见。毛主席看到沈钧儒的来信,非常重视 ,亲自复信,并指出:“血吸虫病危害甚大,必须着重防治”。之后,毛主席又 指出:“就血吸虫病毁灭我们的生命而言,远强于过去打过我们的一个或几个帝 国主义,八国联军、抗日战争,就毁人一点来说,都不及血吸虫,除病死的以外 ,现在尚有一千万人患疫(病),一万万人受到威胁,是可忍孰不可忍!”

  1955年,在杭州召开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期间,毛主席通知卫生部副部长徐运 北来汇报血吸虫病防治情况后,指出:“血吸虫病是危害人民健康的疾病,它关 系到民族的生存繁衍,关系到生产的发展和新农村的建设,关系到青年能不能参 军保国,我们应该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共产党人有责任帮助群众解除疾苦,把 血吸虫病消灭掉”。1957年,毛主席发出“一定要消灭血吸虫病”的号召,并要 卫生部徐运北副部长亲自下去摸情况、抓经验。

  1969年,毛主席、周总理提出,要抓紧消灭血吸虫病。中共中央为此下达了关于 血防工作的70号(2号)文件,浙江省血防工作会议在平湖召开,疫区重新制订 消灭血吸虫病规划。在党中央、毛主席的关怀下,血防工作掀起了新的高潮,开 展了前所未有的以灭螺为重点的“送瘟神”运动,并最终消灭了“瘟神”。

  由于消灭了“瘟神”,人民才这么扬眉吐气,河山才这样妖娆动人。可以想象, 六亿人民皆成“舜尧”,意气风发,改天换地,完成了许多前人所不敢想象的事 业,瘟神必然逃脱不了灭亡的下场。“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天烧”,是 全诗的高潮。诗人称“瘟神”为“瘟君”,实乃一种讽刺、戏谑的口吻,充分显 示了人民的信心和力量,辛辣嘲笑了“瘟神”在中国人民面前的无能和无奈。“ 照天烧”三字,不仅展现了中国人民一定能消灭血吸虫病,彻底改变中国“东亚 病夫”和贫穷落后的坚定意志,更折射了诗人“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的 惊人勇气、顽强决心和伟大信念。

  用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不仅能消灭危害人民健康的“瘟君”,也一 定能战胜一切威胁中国安全、梦想改变中国颜色的“瘟君”。让一切形形色色的 “瘟君”在中国人民面前发抖吧!这就是毛主席“借问瘟君欲何往,纸船明烛照 天烧”给中国、给世界的启迪和宣示。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612276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