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作家访谈
苍凉文化,嘉兴文化的突破点
作者:江南周末记者 来源处:江南周末转载 添加时间:2010/7/30 访问率:16008
       南湖区凤桥镇的梅花洲景区最近建了石佛寺,古寺洪钟,意境旷远。镇党委书记姚福林说,梅花洲景区有意打造苍凉文化。苍凉文化对一向以温婉示人的江南水乡嘉兴来说,无疑感到新鲜。苍凉二字,让人联想更多的是漠北和塞外。提出苍凉文化的嘉兴第一人,是市艺术研究所所长、市作协主席李森祥。他为什么会有这个常人眼里“奇异”的想法?他理解的苍凉文化是怎样一个概念?嘉兴能否打造苍凉文化?如何实施及操作难度如何?近日,本报记者就此专门与李森祥进行了对话。
    作为小城市,你不可能与沪杭比拼繁华,人家看中嘉兴什么?嘉兴传统文化如何找一个点进行突破?

    记者(以下简称“记”):苍凉文化的想法是怎么产生的?
    李森祥(以下简称“李”):当今中国,到处都是一个快字!经济发展快,连文化发展也要快。快字当头,人是会晕的,连文化也会晕。人们常说现在道德滑坡、信仰缺失,社会处于浮躁状态。浮躁,就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
    人们已经开始思考,能不能让我们的生活慢下来。
    怎样慢?苍凉感也许是一剂良药。果若如此,人们就需要寻找能够真正体验苍凉的地方。
    都市人浮躁时,需要有地方可以清静,可以体会苍凉。山水可以清静,但单纯的生态山水营造不出苍凉的文化氛围。
    今年,沪杭高铁即将建成。我的这个想法是在沪杭高铁的大背景下产生的。
    这里面有个快与慢的关系。嘉兴夹峙在繁华的沪杭中间,作为小城市,你不可能与沪杭比拼繁华,人家看中嘉兴什么?嘉兴传统文化如何找一个点进行突破?作为一个作家,当然会去思考。
    苍凉文化这个概念在我脑子里酝酿几个月了。

  记:嘉兴是富庶之地,温良恭俭是嘉兴文化的特点,嘉兴苍凉吗?
    李:众所周知,嘉兴文化的起源至少可以上溯六千年,但其传承即我们今天可以看到或感受到的文化是东周时期。东周之前当然也有文化遗迹,但它的传承断了。东周时期的南方,由于受北方农耕文明的渗透和影响,首先是吴国迅速崛起,继之是越国。吴国先后与楚国、越国争霸。这种政治、经济、军事层面争斗的结果,使一直被中原文明视为蛮夷、未开化的越国迅速走向了中华文明的前列。而嘉兴作为吴越两国的分界线,成为争霸的中心舞台之一。许多文化现象开始被催生,进入发轫期。如端午节,我们和苏州一样,祭奠伍子胥。嘉兴的许多非遗项目,轧蚕花、网船会等,与苏州文化几乎一脉相承。
    嘉兴在明清时期尤其繁荣。隋唐运河凿通后,南粮北运,催生了漕运业。到明朝时,嘉兴遍地是碾米的砻房,很多小镇的繁华都是起于那个时期。
    近来,有不少地方邀请我帮他们策划文化,做文化定位。走了一圈,我发现大部分地方都在花巨资搞古镇开发,包括嘉兴也在做。做古镇,你能做过已经成型的乌镇、西塘、周庄、同里等古镇吗?
    一窝蜂去做,这就是同质化。嘉兴该怎么避免同质化?突破点在哪里?当然,嘉兴有乌镇和西塘,这很好,但嘉兴不可能全是明清小镇吧?
    嘉兴的地理位置很好,好得太妙了,一头是上海,一头是杭州,这两个超繁华都市,光塞车就能让人晕上几回。嘉兴呢,现在还算清静,是个生活安居的好地方。如果能够再提供点儿苍凉感,就更好。嘉兴应该有可以提供这种需求的地方。必须说明的是,我不是说整个嘉兴都搞成苍凉的,那是胡扯。嘉兴也要繁华,也要有丰富的现代生活。
    可嘉兴再富庶,能富过上海与杭州吗?所谓富庶,是农耕文明时的说法。当今的富庶观完全不同。金融的高地、科技的领先、文化的包容性、人才的大量聚集,才是今天的富庶理念。

    所谓苍凉,就是一个让人孤独的地方,一个经历古典的、悲欣交集的地方,一个体验何处是家园的地方  

   
记:能不能详细说说你的苍凉文化的内涵?
    李:所谓苍凉,就是一个让人孤独的地方,一个经历古典的、悲欣交集的地方,一个体验何处是家园的地方。
    “大漠孤烟直”是直接的苍凉,“野渡无人舟自横”是间接的苍凉。“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人比黄花瘦”是情感的苍凉。“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是人生归宿的苍凉!
    中国文化中,尤其是士阶层文化,就有苍凉。古代很多知识分子当了官以后隐退,一般都退隐山林,为什么,因为苍凉。仕途不顺,他需要苍凉感来顺应、衬托他的心境。
    古代的山林是苍凉的,士阶层的心也是苍凉的。他们也许并不全是在叹息自己的命运,可能为国家的前途而忧,为民族的命运而忧,为百姓的生活之艰在慨叹。
    苍凉文化早就有,“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是真实的存在,它无非是被一个“在天涯”的伤心人拿来营造他的心境罢了。回望过去,更有真实与诗之意境相互印证的苍凉存在,最好的例子就是寒山寺,它是中国苍凉文化的代表。诗人落榜,在悲凉的心境之下,写了《枫桥夜泊》:“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你看,苍凉对苍凉,寒山寺因苍凉之诗而扬名,据说日本人喜欢得不行。到苏州不到寒山寺,就不算到过苏州。可惜的是,游客蜂拥,苍凉就会不再。
    当代中国作家的写作,一半以上都是从童年出发。我个人写作也是如此。从童年进入,在童年的朦胧中寻找。一个孩子站在村口的坟堆上,眼前是青纱帐,等着奶奶归来,日已西斜,皂角树上的老鸦在啼叫……那种情感,那种情境……作家去回忆、去写作的时候,其实追寻的就是一种苍凉感。苍凉之后是温暖。这种感觉既美妙又复杂,它反映了作家们对人类“何处是家园”的终极追寻。
    人类生命、所有生物生命的最后归宿都是苍凉。由此可见,苍凉是生命的意境,是生活的诗,它和悲伤无关。苍凉是文学。
    文学的苍凉中,有人生的真谛在。苍凉伴人生前行,让人生具有色彩。我不是说文学一定是苍凉的,但文学作品中有苍凉、唏嘘,那件作品相对来说就比较优秀,如“梁山伯与祝英台”“白娘子与许仙”等传说,如与风车作战的堂吉诃德。
    让人们文学地生活,诗意地生活,苍凉文化要营造的就是这种意境! 

   我们可以用一块或者几块地方,把马家浜、槜李以及明清各时期的特色文化融入进去,打通、串联在一起。

    记:大漠孤烟直的漠北,春风不度玉门关的塞外……自然给人苍凉感,而在嘉兴这座江南小城,打造苍凉文化需要哪些元素?
   
李:漠北和塞外,一进入就是透骨的孤独感。我不排斥那个,也不排斥人家往那里走。
   
人需要孤独,孤独让人思考,孤独其实就是一个内修的过程。当然,人不能老孤独。
   
高铁建成之后,嘉兴处于沪杭之间,十几分钟就到沪杭,几分钟就发一次车,比公交还快。在我的想象中,人休闲的时候,走到这里(当然这是一种想象):从高铁下来后,眼前仍是一片繁华,酒吧、店面林立。然后划一个界限,也可以叫文化临界点,现代社会和传统文化的分界点。过了这个点,各个朝代的文化扑面而来。你往古代走,越走越孤单,越来越苍凉。
   
在江南营造苍凉感,当然要有江南文化的元素,有嘉兴文化的特色。
   
首先要有寺庙。寺庙后种上很多皂角树,可以引来乌鸦啼叫,让人的心往下沉。实际上佛学营造的氛围也包含苍凉感。晨钟暮鼓,老树昏鸦,它能让人安定下来,平静下来,去除浮躁之气,甚至达到清修的目的。
   
然后要有水有船。水乡是什么,一定是水网密布。水乡泽国,在我看来,就是湿地的概念,水乡给人的感觉就是平原。明代的时候有考证,他们把杭嘉湖、苏锡常归纳为江南水乡。唯有嘉兴,我认为是具有地理坐标意义的真正江南水乡。
   
在一片水域里,水鸟飞翔,有船,乌篷船、帆船,不要太多,立刻就营造出那种氛围。嘉兴不是有落帆亭吗,还可以建个升帆亭,朝阳升帆,夕阳落帆,落帆以后有桅灯升起,若隐若现地在皂角林中闪烁。
   
还要有酒肆有店小二,《水浒传》除了人物之外,我认为它氛围营造得最好的就是“三碗不过冈”那个小店,为什么,因为它苍凉。
   
当然,不能或缺的还有嘉兴的非遗。非遗本身就是这块土地上生于民间,长于民间,最有特色的东西。
   
嘉兴本来就清静平和,适合生活、休闲。清静,就是比较平和的状态。最好能够把这样一种文化推到极致,推向苍凉。我们可以用一块或者几块地方,把马家浜、槜李以及明清各时期的特色文化融入进去,打通、串联在一起。
   
嘉兴文化有复合型的特点,处于吴越文化的交汇点上。吴文化和越文化其实有很大的差异性。越文化比吴文化更苍凉些。吴文化是最正统的中国农耕文化。吴太伯三让天下,带了一帮人,来到了今天的无锡一带定居立国。吴太伯带来北方最正宗的农耕文明。农耕者,小富即安。嘉兴人平和的心境、温和的性格,都是受吴文化的影响,和越人是不同的。历史上的越人,在北方文明看来很血色,断发文身。即使今天,越人的性格也要刚得多。
   
嘉兴要打造江南文化,自然要追溯到吴越之时,如槜李文化。
   
槜李是嘉兴的一种水果,也是一个地名。与传说中的西施密切相连。嘉兴地处吴越交界,双方在这里攻防拉锯。历史上若真有西施这个人的话,她要入吴,肯定要从槜李走,因为这条路最好走。关于西施留下的传说很多。她与作为水果的槜李,是最优美的民间传说之一,也充满无限的苍凉。传说西施以手指掐过这果子后,这果子从此便留下了胭脂的色泽……西施是范蠡的情人,把她送给吴国,两人分别在槜李,仅仅是悲伤吗?救国理念撞上了令人动容的爱情,悲壮,苍凉。我正在做一个电影剧本,我会把这一段做得很动人。发生在这里的槜李之战,在中国古代战争中,是一场十分重要的战争。三百死士刎颈,这是范蠡策划的心理战,也充满着无限的悲壮和苍凉。
   
当然,由此可朝历史的纵深看,看马家浜文化。打造苍凉文化,不能缺少马家浜文化的元素。听说马家浜的考古,非常好的玉器都出现了。马家浜文化作为文化现象需要实物、考证和挖掘。考证不断深入,就可推广普及。
   
向后也可以打通各个时期。
   
比如干宝的《搜神记》。南方的搜神和北方的找鬼不同,南方是吃饱喝足以后而搜神的,神更苍凉。明清嘉兴的市井小镇,也是不可缺少的元素。

   即使是打造生态文化,我认为也要有苍凉文化的元素,苍凉文化应该是包含在生态文化之中的。

    
记:过去三十年,嘉兴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文化定位。从“上海的后花园”概念,到“中央花园”,结合现在发展很快的农家乐,你的苍凉文化概念似乎一脉相承?
   
李:三十年来,嘉兴一直在思考,嘉兴一直在寻找自身的文化定位。
   
嘉兴改革开放以后,村村通公路了。我1983年来的时候,真正感受过
   
嘉兴的苍凉。那时候路很少,都要坐船。当然,那时候是落后,你让所有人都这样生活,不可能。但若在一个范围内来体验,那就不是落后了,而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苍凉之地。我刚开始文学创作的时候,上海的那批文化名人,包括一些著名作家都来过嘉兴,还不止一次来。他们非常喜欢嘉兴,说嘉兴可爱,其实可爱的只是嘉兴的清静。
   
现在到处都在做文化文章,到处都在复制,比如小镇、漕运、运河……
   
其实大家都在找点。政府重视文化当然是好的,但我们在做文化文章的时候,要对文化有个根本的思考。
   
我提出苍凉文化,是与高铁密不可分的。现代化的高铁呼啸而过,在这样的背景下,同质化肯定不行,嘉兴肯定要有特色。运河文化也好,吴越文化也好,概念太大,没有具体的东西。苍凉文化相对来说更具体,作为一个框,可以装很多元素,古代的或者嘉兴传统文化。
   
即使是打造生态文化,我认为也要有苍凉文化的元素,苍凉文化应该是包含在生态文化之中的。我不是说整个嘉兴都要打造苍凉文化,苍凉文化只是其中的一个或者几个点。
   
试想一下,嘉兴如果有这样一个地方,每个人进入的角度不一样,体会也会不一样。每个人可以根据他的文化储备,体验出不一样的感觉。
   
这种氛围营造出来以后,能够给现代最浮躁的心理找到一个修养点。现代都市人习惯回忆,也在寻根,他其实就是休闲,寻找一个能让他们冷静下来的地方。

   
记:现在经常提及在嘉兴享受慢生活,是否可以说,你又提出了一个“冷生活”的概念,针对都市热潮迭起的生活而言。
   
李:苍凉文化从生活来说就是冷生活。它所对应的是大都市漫无边际的房子、街道,永远川流不息的汽车与忙碌的芸芸众生,大自然有四季冷热,生命在浮躁的状态中,需要苍凉作为清醒剂。
    
   苍凉文化不是旗帜,也不是虎皮,若只想打这么一个旗号,而没有真实存在的内容,那样的开发没有意义。

   
记:这样的概念其他地方有先例吗?
   
李:完全复古的有,但定位不同。比如宋城,它拿一个古代的框,装的仍然是现代的东西。而我的建议是完全相反的,它不仅是苍凉,还包含着古代世俗与诗意生活的文化背景以及现代人动静结合的心理元素。

   
记:开发以后,是否担心商业化?像现在的一些古镇,商业味太重。
   
李:当然无法回避它商业的味道,因为要开发,它就有商业投入。只是在物质化中,必须要有真实的文化层面,更重要的是精神层面,要有苍凉文化的真正存在。要懂得营造、生发和保护。

   
记:这么大的一个范围,实现起来难度会很大
   
李:上次我应邀去凤桥梅花洲给他们的开发提建议。我个人认为,那里比较适合,高铁的出口在余新,下来后,十分钟就到凤桥了。这里有寺庙,石佛寺已经造起来了,有水域,三水交汇,有开阔地,面积足够大,相对比较理想。当然不一定是梅花洲,只要政府支持,由真正懂文化的开发商在适合的地域开发,我个人觉得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还不得不强调的是,苍凉文化不是旗帜,也不是虎皮,若只想打这么一个旗号,而没有真实存在的内容,那样的开发没有意义。

  编后

    多元文化需要不同的声音。对于李森祥的苍凉文化论,你有何看法,欢迎登录江南周末论坛(进入参与讨论)。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738475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