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作家访谈
我始终走不出去
作者:许 颜 实习生 沈丽萍 来源处:无 添加时间:2009/12/20 访问率:6458
 在王英的新书《没有围墙的博物馆——海盐》扉页上,有她一张照片。她说那是一个不会拍照的人给她抓拍的,效果却很好。 照片上她红衣黑裤,笑意晏晏,有一股文字之外的温暖。

  王英有很感性的一面。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她还在医药公司工作, 那年看到一些有关海盐张元济的资料,就萌发对这一人物进行研究的想法。不知道衙门朝哪里开的她,跑去找县人大常委会主任。 这个好心的县人大常委会主任答复她:“我不管这摊事,但是我帮你去找。”

  于是,她放弃了“财源茂盛”的医药公司,去了“清汤寡水”的张元济图书馆。

 在图书馆,她负责地方文献征集、商务版本调查和张元济纪念室的讲解。在那里,她开始应邀为香港《华侨日报》撰写专栏。 1992年,她撰写出版了《一代名人张元济》一书。3年后,她被调去海盐县政协,从事文史资料的征集、整理、编辑出版工作。

 43岁那年,她母亲病重住院,作为一名以工代干的工作人员,她白天工作,晚上还要看护母亲,照顾正值中考的儿子,要和许 多二三十岁的人竞争考公务员,但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居然胜出了。她在政协前后呆了13年。这些日子,对她的写作是一段积蓄营养的岁月。

 2004年,她50岁,正值天命年,据说有数十万人报考公务员,而她选择了提前退休。领导、同事和朋友不明白她干得好好的, 为什么要离开,但她自己是明白的:人的一生很短暂,要选择自己该干或者愿意干的事情。“在原岗位上,前面的路应该说都可以看得见, 但出来后你会发现有一个无限大的发展空间。”她对朋友说:“人生五十才开始,开始的人生才是我一生中最精彩的人生。”

 于是便有了以后的长篇纪实散文《与你一起成长》,写自己和儿子的成长过程;有了长篇纪实文学《纯爱》,写发生在海盐大地上 的慈善与大爱;有了《没有围墙的博物馆——海盐》,写自己热爱的那片土地上的山水、人物、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此同步进行的是, 她写海外的专栏,也写国内的专栏,并开始写小说。

 “我觉得好像每一个人走到一定的程度,在这之前你可能没想到,但是到了差不多的时候,有些领域,就可能会去涉足,我喜欢有挑战性的写作。”

 又一场低眉与出发。

 自己好像真的有这个责任跟义务去挖掘这些东西

   记者:一方面可能是工作需要,但另一方面你可能源于自己对家乡的热爱,我觉得你在海盐文史这一块应该花了很多精力,也出了不少成果。

 王英:我对家乡确实是有感情的。因为我第一本书就是《一代名人张元济》,然后是《三毛之父——平民画家张乐平》。张乐平一书出版是在 1992年,可能全国就我一个人,挖掘他与名人的一些交往轶事。因此,1992年书出版时,山东大学的刘光裕教授来信说:“这本书填补了这一 人物以著作形式出版的空白。”

 我在5岁的时候读到了张乐平的《三毛流浪记》,对他产生了兴趣,他为什么会画得那么好?上了小学以后,我才知道张乐平是我们海盐人, 我觉得这个人了不起。我很想知道,他为什么会画得那么好。但是这种东西是非常朦胧的,很多东西都渗透在机缘里。到了1992年,我调入海盐政协。 我是10月进去的,9月张乐平去世,我就马上和政协分管领导提征集张乐平生平史料一事。征得领导同意后,去了上海,与张乐平的夫人商谈征集事宜。 后来,政协便出版了一本《张乐平轶事专辑》的书。在征集的过程中,我跟张乐平生前的一些战友和艺术家们有了接触和交流,慢慢地我发现张乐平非常伟大, 他的创作经历非常感人,我觉得应该把他写出来,而且我发现自己小时候的那股情结在蓦然升腾。不想,正是这个情结,以后花了我整整10年的时间去征集他的史料, 在征集过程中,我才感到难度非常的大,因为张乐平这个人跟别的人不一样。实际上张元济也是这样:他们干得多、记载得少。而张乐平画的是漫画, 没有其他艺术家有那么多文字记载,可以说几乎没有。

  记者:的确不容易。就这样开始了?

 王英:想不到,这本书出了以后反响很好,著名漫画家华君武、中国连环漫画协会会长孙维朴、中国对外友好协会会长陈昊苏等纷纷给我来信。 华君武说:“全世界就你写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漫画家的传记。”在这段时间中,也就是在政协征集资料编稿的过程中,我发现了海盐文化底蕴的深厚, 历史遗址也比较多,觉得自己好像真的有这个责任与义务去挖掘这些东西,并把它写出来,以后就延续了那么一个过程。写了一本历史散文集 《走不出家乡的海》,那是2003年。取这个题目的意思,就是我觉得自己始终走不出去,实际上我有好多次机会可以离开海盐到外地去发展。

 记者:如果让你感谢谁,你会特别想到谁?

 王英:我觉得应该感谢我母亲。我母亲并不识字,但是在我走这条路的时候,她都包容。每次我碰到困难,她总是鼓励我。 记得第一次出书的时候,书转来转去都没地方出,那本书指《一代名人张元济》写了3年。那是出书最低谷的时候,母亲却在一旁默默支持, 帮我照看孩子。她给了我很多很多,自坚、自爱、坚韧不拔。还有我的儿子,他总是用年轻人的方式,幽默地传达他对我的支持。 “人活着,就要去做自己想做的事,做一件是一件,快乐才是人生的本意。”还要感谢在我身边的亲人、朋友和老师。因为有他们, 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依然会不断地追求,争取在人生的秋天里去摘取那枚不断晃悠在半空中的金黄色的叶子。

  并非畏惧孤岛,很奇怪我是喜欢并且享受它

 记者:在海盐这样的小县城,大多数人都是过着差不多的生活,你却老想着写东西,会不会经常觉得寂寞?

 王英:在北京采访余华时,他的夫人陈红就问过我:“像你这么一个人,在海盐怎么过呀?”我明白她所说的意思, “曲高和寡”。也许她觉得我在这里像生活在孤岛上一样。然而,或许余华与我从小在一个小镇上长大的缘故,他却对陈红说: “这个人就是把她扔到孤岛上,她照样能活得很好。”我想,不愧是喝同一条河水长大的,能理解我。

 记者:这话蛮震撼,也是慢慢经历过来的?

  王英:我的人生也过了50多年,该经历都经历了。我们都是从过去走过来的,年轻的时候喜欢文学的人大多比较敏感, 很想找一个人倾诉。我也这样,但是慢慢地随着你年龄的增长或者随着自己阅历的增加,你就会觉得心里面好像有了些其他的东西, 比如说,你看问题的方式都跟人家不同。我可以这么说,我在海盐基本上很封闭。不是说跟人家不交往,我也会和朋友偶尔打电话。 但是因为你有自己的阅历和经历,你会觉得对自己生活有一种肯定。这个东西是什么?包括你问我,你究竟在追求什么东西, 我也说不出来,但是冥冥之中有一种东西始终在支撑我,我知道这个就是信念。信念这东西就是说,有的时候就是把你扔进地狱, 你都会坚持、会支撑自己。真的,我就是这样,而且写作的人,尤其是写小说的人,有的时候就像沉在底下爬不上来 ,感觉自己快要淹死了。但就是这么一种东西,一种冥冥之中的东西,一直在,让你从淹死的那个旋涡里面看到。每一次越过死亡的旋涡迎接胜利的曙光。

 记者:信念之外呢,人的肉身还是需要身边人的安慰。

 王英:我现在很少,应该说,我觉得自己看书和写作的时间比较多。像我家里,我爱人,他经商,根本不懂这些, 不懂也好。他干他的事业,我写我的作品,各成一气,相互不打扰。然后一些朋友啊,大家都在上班,不可能天天和你交往。 我也不喜欢打扰别人,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生活轨道,尤其是我自己觉得越来越想有多些时间写东西。

 记者:更多的还是跟内心在交流?

 王英:对,内心的东西,可以自己来解脱。不是说你没碰到困难,或者遇到迷惑。我也有一群志同道合的人, 尤其是我在2004年去北京鲁院学习认识的那帮作家。比如你出书了,大家会为你高兴,还有一些老师,我写的东西, 他们也会提出一些看法。而他们出书或发表作品,我都会收到或看到。大家也会偶尔聊聊写作上的一些困惑。 但是我感觉每次总是他们来找我的多,我找他们比较少。我始终把自己不由自主地关在一个孤岛里面,永远保持一份寂寞与孤独。 孤独是创作者最好的财富。

 记者:你觉得你自己在一个孤岛上?

 王英:我的确感到这样。但我往往觉得好像并非畏惧这种孤独。而且很奇怪的我就喜欢这份孤独,并且享受它。 有一位作家读了《没有围墙的博物馆——海盐》后说:“这本书是你长期积累后的一个爆发,是对海盐的一种高度的认同。 ”撰写这样一本书,因为我觉得保护和开发利用历史文化遗存是我们的一种责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许嘉璐说过这样的话: “经济、科技落后就会灭国,没有了民族文化,就会灭种。”我觉得自己老有一种紧迫感,从小就这样。因此,这本书里, 我把海盐县八个乡镇两个区主要的东西都挖出来,让大家看到海盐拥有那么多的宝贝和旅游资源。孤独才会有了这本书。哈哈。

★:王英:个人简介   ★ 美丽的土花布(短篇小说)     ★:透过历史镜像看风景(评论)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738468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