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书评序跋
小说《送瘟神》全解读 独特的题材,记录历史反应现实
作者:小米人 来源处:嘉兴市作家网 添加时间:2009/11/27 访问率:23454
   何建明(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
写出长篇小说,并拿出来让评论家来评论,这本身就需要勇气和胆识,也要有些水平。这本小说非常有吸引力,首先是题材和地点,作者是嘉兴的,这和我家乡很近,在我记忆中,那是一场人民战争,影响非常深刻。但记录这段历史除了电影《枯木逢春》,长篇小说几乎没有,那段特殊年代的特殊历史值得我们用小说记录下来,这是非常好的长篇小说。
  吴天行(浙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作协党组书记):
小说被列入了中国作协2008重点扶持作品,是浙江省文化精品工程,浙江省作协现实主义精品工程。小说缘起3年前。中国共产党以打一场人民战争的方式展开的灭螺运动,是非常了不起的事件,绝对值得大书特书。许多血防工作者如今年岁已高,很多人已不在人世,他们淡出人们的视野,这就更突出这个题材的重要。在当今复杂多变、浮躁的时代,很多年轻人压根不知道曾有这么惊心动魄的事情,这愈发凸显这本小说的现实意义。 
  胡 平(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
作为60周年的纪念,这个题材非常重要。这样的题材却一直没人写,因为非常难写。《送瘟神》严格来讲,它可能更接近于报告文学题材,长篇小说写起来难度很大。两位作者能够完成,写成这样很不容易。这是一个接近于行业文学的题材,特别容易被行业所累,被事件所累,但他们处理的很好,始终围绕人物关系进展。小说的角度非常好,以打一场战役的角度展开,营造了一种接近于军事题材的氛围,主人公是抗美援朝的英雄,他豪气、粗糙。但人物真正立起来,是在后半部分,主人公居然成了右派,这是没想到的,人物一下子就可亲可敬了,无论是伦理上的选择,还是人性上的深度,以及他前面所做的一切都凸现出来了。这是真正在写人,写人的命运,很跌宕。小说也有不足,前半部分矛盾不够尖锐。 
  李师东(中国青年出版社副总编辑):
我们出版《送瘟神》基于几点考虑:小说表明的是重大题材,对这一题材的挖掘有文学意义也有现实意义,用长篇小说的方式表现这一事件,这需要作家的勇气。当前我们正在面对甲流,人与自然、人与疾病、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是我们面临的常态问题,从历史中的那次消灭血吸虫的人民战争,我们可以得到借鉴和启迪。
《送瘟神》在表达重大题材之时,还写出了时代风云和社会变迁,作者并没有唯题材而题材,而是在一个广阔的背景下,从抗美援朝下笔,到文革结束,把一场社会行动放进时代风云和社会变迁之中。可以说,小说既写好了题材,也写活了历史。《送瘟神》写出了社会变迁中的人物命运和精神,主人公带着战场的硝烟,投入到另一场战斗,与天灾人祸的绞杀之中,凭着一颗忠诚之心,以程怀远为代表的人物群像,展现了在艰难困苦之中的拼搏精神,要救人于水火的献身精神 
    阎晶明(文艺报总编辑): 小说首先是一个比较独特的题材,在今天甲流的背景之下,加上之前的非典、禽流感,既是对历史事件的记录,同时也有现实意义。在社会发展科学进步的时代,固然治疗技术提高,但交通的便利,疾病的传播更加迅捷,放在这样的背景之下,《送瘟神》就有很多的当代性。对人物的塑造方面,既是关于英雄的,又是关于整体生命的,既是关于集体主义的又是关于个人奉献的,这个作品的内涵还是很丰富的。 
    白  烨(评论家):、 小说题材独特而重要。毛泽东公开发表的诗作37首,其中两首写到送瘟神,可见题材的重大,再现这个历史场景是必要的。作者借助血防主线,写了社会事件,时代演变,也写了许多鲜活独特的人物。程怀远这样的人物在小说世界里过去真的没怎么见过,几乎是和平年代的传奇。围绕目的,他几乎可以不择手段,赤胆忠心同时又简单粗暴。老首长说他是个混蛋但是个好混蛋,小说在好和混上做了很多文章。这个人物确实很独特,有时代所缺少的豪气和雄性,但又显得很单一,确实很忠诚,但又显得很鲁莽,确实很坚决,但又显得很主观。细节上还有许多待推敲的地方。无论从事件还是人物,都很独特,从目前来看,至少遮蔽不了这一部作品 
    陈福民(中国社科院研究员): 送瘟神是一个独特的题材,之前完全被遮蔽,从来没人注意过它。小说选择这个题材,客观上为共和国60年历史叙述填补了一个空白。 小说作为历史叙述是没有问题,作为小说,历史真实和艺术真实往往是不对等的。历史叙述会告诉读者发生过这样的事件,历史的描述补足了,但是艺术细节真实上还有很多提升的空间。小说主要是写人,但每个人物都是斧劈刀削式的,性格轮廓特别鲜明,但在人物关系,人物和事件的过渡上很多需要推敲,比如说合情合理,将来作为影视时特别需要注意。这部小说有很大的改编可能性,题材非常好。
 
    王  干(中华文学选刊主编): 小说《送瘟神》是一部史诗性的作品。送瘟神这段历史小说很难写,毛主席的两首诗基本上已经写光了。题材非常重要,是对共和国60年来的重大历史事件的关照。小说写了程怀远这人物,很有意思。我对他的影视改编十分期待
    包明德(中国社科院文学研究所、少数民族文学研究所党委书记兼文学所副所长): 作为读者,小说给人独特的感受。情节是自然的,结构是严谨的,人物很鲜活、生动,情感真实,思想深刻,从抗美援朝到文革结束,时间跨度也很大,整个作品,细腻平实中埋藏着波澜,在自然和淡薄中潜隐着深远,强烈的艺术震撼力,小说牵涉到社会的建设,也牵涉到人心和精神的建设。 作品有一种深远的思想和尖锐的反思,忏悔和批判,还有热切的追问和呼唤。在现实生活中,某种意义上责任感的丧失、拖沓、推诿,人的油滑、息事宁人,作品对这些深恶痛绝,深切批判,这既是表现人物个性,也呼唤一种精神。小说中渗透的对某些时弊的批判,非常有时代感,非常有震撼。 
     何西来(评论家): 现在还是需要这样一部小说,看起来是回叙了一段历史,这段历史需要有人记录,需要小说来完成这样一段历史的记忆。这是一个很大的事情,事情的展开是主人公的战争年代结束之后,从战场归来,碰到对付血吸虫病这个大瘟疫,解决问题的办法是打人民战争,正适合程怀远这样的战斗英雄。这个人物性格是很有特点,他是一个好人,是粗豪的,但小说没有细致的写出人物的复杂性,心理空间线条粗了些,该写的地方没有。作家应该写出这样的细微之处,另外,小说的有些细节真实需要推敲。总体来说,小说确实唤起一种远去的精神,确实需要程怀远的精神。
     吴义勤(中国现当代文学馆副馆长): 非常重要的书,它的价值是保存历史时代的精神档案,保存了那一代人的很多精神遗产,这种东西通过小说表现得非常好。其实读小说和读报告文学很大区别,小说的意义超过了送瘟神这个事件。这事件本身是一个未完成事件,人与自然的斗争,送瘟神我更感兴趣,不仅是和自然的斗争,更多的是和自身的战争,要送掉很多东西,消灭掉很多东西。人的复杂性人的精神性.
     《独特的人物,中国式英雄》 程永新(收获副总编): 写这部作品对两位作者是一个非常大的挑战。我认为作品展现出几个好处: 消灭血吸虫是共和国60年来的重大事件之一,现在也有H1N1,以后我们还会碰到各种各样人与自然的矛盾,这个题材本身有很多腾挪提升的空间。 小说塑造了一批中国英雄,在特殊的体制下,特殊的年代里的中国英雄。书中提供的这些人物有非常好的基础,包括程怀远、时习章、女护士长、李宋唐,都有一个很大的提升空间,他们之间的人际关系提供了很好的伏笔,提供了一批中国英雄的影子和基础,许多细节都非常打动人,但更加生活化,更加关乎人物命运的一些细部的东西还是粗了,很多有意思的悬念,没有下文了,急于完成人物最后的悲剧,还是急了点。如果可以改成影视剧的话,我期待在未来,能够把整个作品再提高一个档次,把整个意境和内涵更拓宽,人物更合理,人和人的矛盾更加尖锐
    何镇邦(评论家): 一打开先写三八线,这是从人物出发,非常好。小说写法有几种,一般来说,写江南血吸虫的治疗,应从江南写起。他一落笔就是朝鲜,这是从人物着手,小说的成功之处,就是他从人物着手。写程怀远,写了历史写了时代,从朝鲜到文革结束,写了送瘟神的战斗,不是从事件着手,从人着手,这是他构思的着眼点,朝鲜战场上,他那没有打出去的一枪,一直发挥到后来的血防战场上。他有很多戏剧性的场面,主人公带着三八线下了战场,逃婚到浙江,突然变成血防战士,一路抢,抢专家,抢器材,抢老婆,抢儿子,抢右派帽子,抢命,性格非常突出,而且粗鲁。小说的成功,主要是程怀远。其他几个搭配人物,也可以,基本符合时代特点,都基本立起来,但当地人物,没立起来。35万字,光写程怀远,还不过瘾。过分的戏剧性,缺少生活化的描写,当地的民风,老百姓痛苦中的希望,血吸虫病患者,这是个缺陷。小说的叙述语言不错,很传神,有这个语言基础,完全可以写得更好。 
    贺绍俊(沈阳师大教授、评论家): 中国政府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里彻底消灭血吸虫病,这是值得以文学的方式大书特书的。小说是一部合乎历史潮流、记录历史真实的作品,是为历史立碑的文学行为。 但小说最具思想价值的地方在于对为什么能够获得成功的追问。主人公程怀远是一个不懂科学的大老粗,作者是把程怀远作为一个英雄人物来塑造的,通过这个人物揭示出当时的社会思维方式是一种战争思维方式。战争停止了,但从执政者到普通百姓,似乎还没有从战争思维中走出来,还在用战争思维方式来进行建设。作者在构思中充分强调了这一点,主人公程怀远从战场归来,之所以下决心投入到血吸虫病防治工作,是因为他的老上级告诉他,这是一场歼灭战,而他确实以战争的工作方式完成血防工作。《送瘟神》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呈现了这种历史的复杂性。从小说来看,如果没有战争经验,中国不可能在短短的几十年时间消灭血吸虫,同时,战争思维的无限扩张也带来难以预料的灾难。程怀远们在对抗血吸虫害的同时,也在对抗着阶级斗争扩大化带来的灾难。程怀远不仅是战争思维的受害者,也是战争思维的自残者,他是一位悲剧性的英雄。 
     《独特的艺术品,尚显粗糙》 牛玉秋(评论家): 小说是从人物出发,但问题也是出现在这个人物身上。程怀远是这个小说的中心人物,但人物简单化,实际上,小说为这个人物提供了非常丰富的展现他性格各个方面的条件,但作者没有耐下心去推敲这个人物。比如他身边有三个女性,三个个性色彩反差极大的女性最后都爱上了他,本身有什么内在依据,程怀远对待三个女性的不同态度上也是有着丰富的内心依据的,但作者也没有好好的去触及。没有充分利用已经设置好了的这些关系。 程怀远和其他人物的关系中,可能把他整个性格和文化心理的多方面因素都展现出来了,但有些遗憾,除了战争思维,其他都没有展现出来。 这本书的思想价值是值得重视的,为人民服务,把人民利益看得高于一切,确实很多人都淡忘了,以程怀远为代表的那种精神值得我们怀念。小说怀念这种精神,非常有价值.
     崔道怡(评论家): 李森祥、薛荣的长篇小说《送瘟神》是一部史传性的作品。作品所写的人与事,显然带有原型印记,并流露着两位作家对消灭血吸虫病奋斗历程悲喜交加的复杂心态,对献身这一壮烈事业英雄人物高山仰止的崇敬心情。因此,主人公程怀远,具有了草莽的性格和传奇的命运,成为一名独特的典型。 小说《送瘟神》贴切史实,尊重人情。在描叙血防事迹、赞颂血防战士的同时,也回顾了那一段含泪带血的历史。 小说是独特的艺术品,但艺术品还相当粗糙。 人物很独特,一个很不科学的人要去搞个很科学的实验,结果还被他搞成了,这个过程很多文章可做的。一个大老粗和一个高级知识分子之间,文章应该做得很合情合理,让人信服,但是不够。男人和女人之间,多好的设置啊,三个女人,一个天主教徒,具有相当文化,为什么爱上他;一个富农女儿,为什么爱上程,应该写得更合情合理,但是写得不够。非常重要的细节,以身试药,主人公最终是因此而死,应该浓墨重彩,大做文章,催人泪下,也渲染得不够。
     范咏戈(评论家): 小说选择这个题材,非常重要,也体现了浙江作家的社会担当。 小说好看的是人物,程怀远作为狙击手,朝鲜战场上没发出来,憋了一肚子火,在血防释放出来。人物有棱有角,但过分性格化的描写在文学上不是特别提倡,辅线上的人物弱了点,结构单纯了点,线索很清晰。确实有改影视剧的基础,很多东西是可以扩展的,包括有棱有角的程怀远。人物已经出来了,他有他特殊的人物生存环境,这是别的作品没有的。一些次要人物,有很好的基础。但写得并不是很充分,留下很多空间。比如女人写的就比较弱,应该有个成功的女性形象。
     孟繁华(沈阳师大教授、评论家): 小说题材非常重要。中国的文学创作存在一个问题,我们对重大历史事件缺乏长久的关注和耐心。 但小说确实也存在问题。总体在叙述上,作者的办法不多,完全是线性结构。80年代以来,一直到今天白话小说积累起得叙述经验,小说的作者没有从中很好的吸收。小说叙述没有波澜,波澜不惊,总体叙述,一马平川。作者本身就是一个全知视角,一览无余。小说要塑造的就是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如此对做出贡献,最后却被打成右派,最后轰然倒下,这个想法是可以理解的,叙述上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他过于平淡,叙述没有办法。推动小说情节发展的动力没有找到。
     张陵(文艺报副总编辑): 小说无论写多么苦难的东西,都需要一种情调。《送瘟神》读下来很压抑,有些急。人物的过度塑造,节奏没有掌握好,程怀远和时习章之间处理的太简单了。程怀远个性本身有典型意义,是我们党执政能力在当时的体现。矛盾处理不好,就显得平,一马平川,小说还写到患难与共的友谊,但是时习章的戏没展开,戏不够。要把时习章和几位女性塑造好,才不会把戏都压在程怀远一个人身上,才不会过度塑造,才不会看起来平淡。


长篇小说《送瘟神》作品研讨会与会人员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612233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