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书评序跋
透过历史镜像看风景
作者:杜璞君 来源处:嘉兴市作家网 添加时间:2009/10/30 访问率:6311
                            《杜璞君》
                       
                     你 站 在 桥 上 看 风 景
                 看 风 景 人 在 楼 上 看 你
                 明 月 装 饰 了 你 的 窗 子
                 你 装 饰 了 别 人 的 梦 ①
 
  读过
王英隽永的文字,翻看她30余万字的新著《没有围墙的博物馆——海盐》,书散发着油墨香,除了文字,还附了百余幅图片,文字和图片如一座桥联通着我和你,到杭嘉湖平原,濒海,地处沪杭两地之间一个很小的叫海盐的地方。沿着这座桥我们走进历史的通幽曲径,轻轻推开这扇门,与这里的山水人物邂逅相逢,是这没有围墙的博物馆开启了窥视历史的一扇窗,还是历史在装饰着每个走进这里的人的梦已经分不清了,但遗忘早就开始,北京的胡同在减少,广州的骑楼面目全非,西湖边的湖畔诗社不见诗人的踪迹。王英则以她对这片故土一草一木,一砖一瓦的爱,用温存的目光打量着历史的印痕。她说:“生活是一种选择,我选择了写作作为自己的一种生活方式,于是常常在散逸出人文气息的线装书中,常常在充满历史遗存的乡野山道间,在黛瓦粉墙的深深小巷中作出选择。”

   浏览这本书,不时被那一幅幅图片吸引,譬如《幽深的钱家祠堂》,一扇褐色的门敞开着,前面背景幽暗,镜头经过延伸,聚焦到后面的一个庭院,但我们无法窥视庭院的全貌,却看到一缕阳光在这庭院一角的投影,这一明一暗透过镜头渐进式的剪影,仿佛穿越着时光,让人感受韶光如水那样消逝,同时又以隐匿的方式,把神秘和诗意留给了我们,我们总想走到风景背后,却也分明感到历史望着我们的那双无限眷恋的目光,让我们感觉着这门后曾有过的存在,如海德格尔说的,“诗意的栖居”。

   当一个人“走在全是麻黄色花岗石板铺就,街道两旁鳞次栉比地排列着数以百计砖木桔构的两层老屋,楼上住人,楼下开店,临河的老屋后面,流淌着一条清澈的市河。”海盐仿佛就成了一段旧梦,透过历史烟尘模糊了的镜像,我们后撤,更真实地退回一个人的记忆,重新检视一遍隐藏在历史镜像后的记忆,与历史的距离拉开了它的维度,也在不断回眸中与之对话。王英围绕着家乡和人这一主题,深入发掘地方史料,散落民间邑人的稗官野史,把这一线索连缀起历史的时空,我们看到了这片星空下那些耀眼的星辰:《搜神记》的干宝、《澉水志》的常棠、《唐音统签》的胡震亨,以及当代的陈大齐、朱希祖、张元济、黄源、张乐平、沈祖棻、余华等,跟随王英的脚步和每一个镜头聚焦处,置身隐匿的南北湖、绮园的碎影、寂寞的沈荡这些人文胜迹,仿佛重启了时钟的法条,随着这扇门的打开,文字把时间定格了。

   阅读这座没有围墙的博物馆,演绎的不是两个人的离别,而是在与历史偶然的重逢的时刻,让湿润的眼神触摸那断垣残壁的余温。著名文化学者朱大可说,“就像人的生命周期一样,实存的建筑总是要死的,它无法战胜那些岁月的天敌,但符号的建筑却是永恒的,它战胜了遗忘,以字句的方式跃入文化记忆体系”透过文字和图像,将历史摭拾起它的残片整理成册,那些曾经聚集过繁华的地方,如今沉落寂寥,呈现眼前的也许是一片历史的废墟,但不管是倾颓还是重建,“中国人并未改变时间,而是改变了时间的算法……在历史的‘总体性叙事’中,它的每个断裂的片断都被接驳起来,形成完整的时间长链,这最初是族谱的记载方式,而最终却演变成建筑的书写方式:废弃的建筑就此握住时间。”这时所看到的是走进历史梦窗一个凭吊的身影,还是穿过雨巷的一把油伞。

   在张元济图书馆,总忘不了这位老人清矍的身影,还有那盒普通的赭红的印泥,听着一个人的心脏在这座图书馆跳动。《张元济:中国现代出版事业开辟草莱的人》记述的不仅是一座图书馆,而且是一个人在时代的急剧变幻中对文化的焦虑和困惑,以及张元济对出版业的贡献。作家都有一份故园情结,他不一定抒写它,《余华:活着的最好的先锋派作家》所记述的余华身上就带着这样的家园气息并影响着他的创作。南北湖湖海相接,走近它,董小宛、赵金九、蝴蝶等人物与南北湖联系在一起,所关注的不是山水的纪程,而是隐匿山水背后的沧桑,依旧的山水,却几度夕阳,难怪园林专家陈从周教授如此钟爱这片湖光山色。

   这个消费主义盛行的时代,吃惯了快餐,又何妨在这炎炎夏日,借得绮园浓荫一片,走进这没有围墙的博物馆,那些历史的现场被文字整理疏导,呈现眼前的是一条海盐自马家浜文化至古越文明线索,那些散落荒郊野径的文化遗址,北有胜丰,西延彭城,南接高地和吴王庙,东连黄家埝海底遗址等四十多处的古文化沉积层,跨越了时间的铁律,重新被叙述,借着山野的风,仿佛听见被戏曲界誉为中国四大声腔之一的海盐腔古韵余音缭绕在大地的上空,仿佛听见富有地方特色的骚子歌在乡野山麓响起,仿佛听见铿锵有力的海塘号子在大海边踏着时代的步伐向前行进。杭州湾大桥上的灯火与海上皓月相辉映,把历史和现代的时空嫁接起来,秦山核电站见证了海盐的变迁和活力。那些似在视野消失的背影,或到了远方却依然魂系故园的游子,好像跟我们并肩在这青石板上漫步,他们用低沉而平静的语调诉说着这里的沧桑和故事,这种交流是双向潜在的对话,当一颗心与故乡的山水人物血脉相连时,这个与海相连的小镇,那拍打岸边的涛声就成了轻敲历史墙壁上的回音。

(王英《没有围墙的博物馆——海盐》学林出版社出版,2009年8月第一版)

注释: ①卞之琳:《断章》

王英:个人简介

王英:我始终走不出去(记者访谈)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651480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