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书评序跋
远逝的田园
作者:畀愚 来源处:嘉兴作家网 添加时间:2009/6/1 访问率:4256
     我的家乡在江南平原,那里河流密布,水网如织。可以说,在我整个童年与少年时代的印象中,一直是水维系着这个世界,同时,也是水阻隔了这个世界。我想,我是属于极少数的那种生于水乡而对水又如此深怀恐惧的人,不光是因为水可以让人联想到窒息,也不光是曾目睹过那么多人的步伐止于岸边、滩头,就像文中那个少年,我始终觉得是水分隔了那些土地,让一块变成两块,让一个世界变成几个,而土地与世界恰恰是两种最能决定人命运的东西。

     记得在我的少年时代曾认识一个热恋中的女孩,为了与她的情郎相会,她每天晚上都在星空下把自己脱光,托着衣服泅渡过那条宽阔的河,也许只为片刻的温存,也许情欲远比激流汹涌。然后,女孩又托着那些衣服回她对岸的乡村。可惜,当时想得更多的是女孩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的身体,而忽略了她在一条河面前的勇气,以及这种勇气背后一个女人纤弱身体里的力量。也许,它比爱情更复杂一点,比世俗更单纯一点,因为那是上世纪的八十年代初,一河之隔的城乡是无数人一生都无法泅渡的天堑。

     那时候,“田野里还没有公路,田野的半空中也没有高速公路。一到秋天,金黄色的稻浪被风吹鼓着,推推搡搡地卷着田野一直涌到天边……”;那时候,我们全部的世界恐怕只是手里紧攥着的那把全国粮票;那时候,乡村的宁静如同河底的潜流,只要你静下心来就能听到那么多模糊的声音在响彻。

     而现在,乡村早已成为公交线路上某个站头,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汽油驱动的车轮。可乡村却真的静了,一种尤如死寂般的沉静。有一次,我曾在一个村庄里四处寻找,可我找不一个孩子,也找不到一个壮年的男人或女人,他们都去了城里。村里的老人告诉我,他们只在每年春节的时候才回来。乡村就像养老院一样沐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却再也不是那些河浜与绿野。河浜大多已经干枯,绿野中到处沾满着尘土,远远看去就像一个个得了斑秃症的脑袋,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而风中漫卷的也不再是泥土与稻草的气息,却是那些褪色的薄膜包装袋。

     有人说过一句俏皮话:哪怕村里有棵像样的树,如今也被挖进了城里。我想那棵村里的树此刻就种在无数住宅小区的花园里,只要你推开窗就可以看到一种美丽的田园风光,而我们记忆中的田园呢?恐怕只能翻开书在王维与孟浩然的诗里去重温了。
                                                   

                                             
中篇小说《田园诗》创作谈——应《中篇小说选刊》之约而作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784539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