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书评序跋
为长篇小说《荒日》的代后记
作者:畀 愚 来源处:嘉兴作家网 添加时间:2009/6/1 访问率:4039
                                             记   忆
                                                                            
                                                  畀  愚

     不知道别人是不是这样,但我确实如此。我总把一个小说的结束,看成是内心对一种生活的挣脱。我想在我的一生中都不会经历马大成的经历,但我同时也能理解一个男人面对困境时所作出的选择,那必定是他内心必然的选择。这是值得我们尊重的。这个世界上还有多少人能真正屈服于自己的内心?

     其实在一开始的时候是打算写三个关于马长久的故事,从他的死亡开始,用三个中篇来讲述一个人的老、中、青岁月。我把三个题目打进我的文档,然后关掉电脑,面对黑夜开始想象一个人漫长的一生。想象使人忘却。在此后的一年中,人生的变幻使我离开小镇来到城市。生活就是这样,习惯把一个简单的人变得复杂,让一种平淡的人生充满诱惑。我几乎忘掉了曾经对一个人物的苦苦思索,直到有一天傍晚经过少年路时,目睹了一个维吾尔族少年在人行道上焦急地等待他的父亲。这让我重新记起了那个叫马长久的少年,记起了他从乡村来到城市寻找父亲的那个晚上。他在一条六零年代的石板路上越走越近。写作就是这样奇怪,它可以使一个渐行渐远的人,在一个晚上忽然重回你的面前,并且对你纠缠不休。但写作同时又是那样的无能为力,在那个不算漫长的过程中,我不得不放弃这个孤独的少年,反而挑选了他的父亲。让一个人的一生,变成另一个人的短短几天,这也正是写作的迷人之处。还有什么可以使片刻成为永恒?
 
    这个小说的大部分是在办公室里写的,窗外是喧嚣的马路,终日阳光明媚。可是,我竟然忽略了这个并不炎热的夏季,直等到故事行将结束,一抬头才发现秋天已经来临。而此时此刻重新记忆那段写作日子,我只能看到一个自行其乐的男人与一条暗淡破败的街道。这些印象完全来自一个人的想象,但当我的长辈们在这个物质时代里回忆那个时候真苦的时候,我想起了比现在更年青时的某一年,我在一座深山里见到一个整天以两个红薯度日的少年。那里的天是那样的蓝,山是那样的绿,水是那样的清,而他的笑容是那样的灿烂。我想那个少年之所以有这样的笑容,是因为他的眼睛里除了天空与山水之外,他并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如何的精彩。而我们的苦难正是来源于那些渴望而不可及的美好事物,如果世界真是这样,那么信仰也许将会再次因想象而产生

此为长篇小说《荒日》的代后记。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651483 位来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