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
|
您现在的位置 ->>作家访谈
岁月磨砺 青春同行
作者:如如何 来源处:嘉兴教育博客转载 添加时间:2009/4/22 访问率:7955
  走进语文书的嘉兴作家

   你是否还记得语文书里感人至深的课文,记得书声琅琅中熟悉的名字?当我们逐渐远离语文书的时候,你是否意识到语文书构建了我们最初的精神世界。
从小学到中学,语文课一直伴随着我们成长,语文书给予我们最初的阅读体验。虽然它曾给我们带来无数的烦恼,但那些隽永的课文还是深深地烙在了我们的记忆之中。作家邵燕祥曾说:“我在小学的时候,当然还有别的课外读物,跟这些中学《国文》课本一起,互为补充,形成对我的文学启蒙,培养了我对母语和母语文学的热爱,影响了我一生——我想,这种影响不仅仅在于我后来以写作为业。”
  至于我们,从小学一年级发蒙到高中毕业,读过那二十四册语文书,语文课在我们的视野中逐渐变得光怪陆离,语文的涵义在我们的阅读中逐渐变得丰富厚重。
  在经历了人生许多的考试后,在我们远离了宁静的课堂后,我们逐渐遗忘了童年书声琅琅中诵读的篇目。今天,当我们重新提起语文书的时候,你是否还记得“我画了个绿绿的太阳,挂在夏天的天空”的童真,是否还记得“悄悄地,我走了,正如我悄悄地来”的潇洒,是否还记得那《核舟记》中微雕工艺的精巧,是否还记得“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缠绵?这些课文的作者都曾经呼吸过这里的空气,流连过家乡的山水,居住在嘉兴这块土地上。
   当金庸作品进入中学语文课本引发争议的时刻,我们翻检开学生的书包,发现那本语文书里,还有那么多嘉兴人的名字……他们曾经生活或者依旧生活在我们这块蔚蓝的天空下!
 
 出版:千丝万缕的牵连
 
在沧桑百年的中国现代史册中,中国近代出版史上最重要的人物海盐人张元济,“以出版扶植教育为己任”催生了现代语文教育。而中华书局的创始人桐乡人陆费逵则力行了语文教材的编写和出版。他们既是“教育救国”思想的倡导者,也是以出版扶助教育的实践家,他们的名字在中国现代语文教材的编写史中熠熠生辉
   历史回溯到清末,那时的语文教科书编者大都是著名学者甚至是国学大师,但课文全部是文言文,基本只是文章汇编,只有少量圈点评语。1901年张元济主持商务印书馆编译事务之初,就聘请蔡元培为编辑所所长,编辑新学所需的教科书。1903年,终于出版了我国第一套正规化的国文教科书。该教材由张元济等编辑,体式与传统蒙学课本完全不同,它以班级教学实际为需要,分年级编写,以便于学生学习为准则,各课内容前后联系,纠正蒙学课本之弊端,并尽量编绘插图。这套语文教科书有力地推动中国现代教育的发展,成为辛亥革命前后影响最广的课本。后来,张元济又主持参与编辑商务印书馆1904—1906年出版的《最新国文教科书》,1906年陆费逵参与编写了《简明国文教科书》。两套书相辅发行,真正取代了各种蒙学读物。

   在五四革命汹涌的大潮中,另一群与嘉兴有特殊关系的人也改变了语文教科书的编辑出版进程。1919年,海盐人朱希祖与曾在嘉兴任教的钱玄同、马裕藻等人提出改编小学课本,提出“统一国语既然要从小学校入手,就应当把小学校所用的各种课本看作传播国语的大本营;其中国文一项,尤其重要。如今打算把‘国文读本’改作‘国语读本’,国民学校(按:初等小学)全用国语,不杂文言,高等小学酌加文言,仍以国语为主体。”1920年1月国民学校一、二年级的国文改为语体文(即白话文),“国文”科改为“国语”科,同时确定三、四年级也将用语体文。同年4月开始文言文教科书分期作废,至1922年止,国民小学各科教科书一律改为白话文。教育界改国文为国语。这是五四运动的一大功绩,胡适认为这一举措把中国教育的革新至少提前了20年。

   1932年作家、漫画家丰子恺在开明书店任编辑,协助叶圣陶编写了小学教科书《开明国语课本》。课本的文字用小孩子们喜欢的手写体,全部由丰子恺书写并绘插图,图画与文字有机配合,以拓展儿童的想象,涵养儿童的美感,在当时同类教科书中脱颖而出。两人编辑这套语文书花了整整一年时间。课本初版后先后印行40余版次,深受师生的欢迎。    2005年月上海科学技术文献出版社影印出版了1932年初版的《开明国语课本》。同时也影印了庄俞等编写张元济校订1917年初版《商务国语教科书》,从这些这些尘封在岁月中的老课本中,我们不仅可以看出张元济、丰子恺等人对于语文教育的理解和诠释,同时呈现了民国语文书的编写风格和历史面貌。   1951年,海宁人宋云彬也参与编辑了一套《初级中学语文教科书》。宋云彬30年代曾任开明书店编辑,主编过《中学生》杂志。1949年到北京,参加教科书编审工作。这套教科书,选文基本以白话文为主,配有大量的革命故事和配合政治宣传的时文,突出强调政治思想教育。
  时代在发展,随着国家课程标准的实施,教材编写体制逐渐发生变化,语文书的编选开始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经过国家教育部审定由各出版社自行编写的语文书逐渐出版发行。目前在全国使用的小学、中学语文书就有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出版社、江苏教育出版社等多种版本类别。其中高中语文教科书也由人民教育出版社在1999年编完。1999年底,教育部向全国各学校推荐,2000年秋季起使用该套教科书,以取代问题不少的老的通用语文教科书。新的高中语文教科书注重整体语文素养的提高,还编辑与课内配套的《语文读本》,每学期1册,每册40万字。目前,人民教育出版社根据新的高中课程改革方案编写了一套高中语文实验课本,供重点学校选用。阅读内容安排,高一是文言读本,高二是文学读本,高三是文化读本,文化含量大。

   嘉兴市目前使用语文教材情况是小学一、二年级用人民教育出版社新课标语文书,三、四、五、六年级还在使用浙江省编教材,然后逐年退出使用;初中七、八年级使用人民教育出版社新课标教材,初三最后一年使用浙江省编教材;高中全部使用人民教育出版社1996年版教材。

  经典:岁月磨砺的作品

   嘉兴一邑,乃江南雄郡,人杰地灵,文人诗赋汗牛充栋,在文学史册中熠熠生辉的嘉兴作家无数,古代的干宝、朱彝尊、查慎行,现代的王国维、茅盾、巴金、徐志摩、丰子恺、穆旦,当代的余华、李森祥、夏辇生等,他们呕心沥血写就的作品,经岁月磨砺成为语文教材编选者的上选之作。

干宝,东晋初人新蔡(今河南新蔡)人。清周中孚《郑堂读书记·搜神记》载:“《搜神记》二十卷,旧题晋于宝撰。宝,字令升,新蔡人,徒嘉兴,召为著作郎。”《两浙著述考》中也认为干宝“新蔡徒入嘉兴”。海宁图书馆藏《海昌观》于《干宝传》后录邑志:“干宝,字令升,其先新蔡人,后迁盐官。其住宅在黄山东半里,名菩提山。据名胜志云:相传晋干宝舍宅为菩提寺,故名。”现海宁市黄湾镇还存有菩提山故迹。志怪小说《搜神记》内容庞杂,写的多是神灵怪异的荒诞故事,但也保存了不少优秀的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内容描写细致生动,人物刻画个性鲜明,初具小说的格局,在我国小说发展史上有一定的地位。其中《韩凭夫妇》、《干将莫邪》《三王墓》等篇充满了侠义精神,曾入选多种语文课本。
 
刘禹锡(772-842)祖籍虽非嘉兴,但其父刘绪时为避安史之乱举家南迁。刘禹锡出生在嘉兴,并一直在嘉兴生活到19岁。嘉禾平原的生活、文化环境,使他从小就热爱诗歌,为他清新、明朗、豪迈的诗风和广阔的诗歌内容打下了扎实的基础。他的诗精炼含蓄,往往能以清新的语言表达自己对人生或历史的深刻理解,因而被白居易推崇备至,誉为“诗豪”。他的名句“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还有晴”充满了生活情趣,名篇《陋室铭》更是影响深远,“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名”十三、四岁的学生皆能成诵。

魏学洢(约1606—1625)嘉善人,他父亲魏大中因弹劾权宦魏忠贤而遭诬害被逼而死。魏学洢有《茅檐集》八卷,《四库》存录。其中《刻舟记》一篇,介绍微雕艺人王叔远用果核雕成的小船,上刻的是苏东坡泛舟于赤壁之下的情景,文章语言简洁凝炼,记述生动明白,历来为中学语文课本选作文言文教材。

查慎行(1650-1728)海宁人袁花镇人,清代诗人,晚年筑初白庵以居,故又称初白。他的诗学宋人,多抒发行旅之情,善用白描手法。著有《敬业堂诗集》50卷、《敬业堂诗续集》6卷等。五言小诗《舟夜书所见》:“月黑见渔灯,孤光一点萤。微微风簇浪,散作满河星。”曾经入选人教版小学《语文》第六册。

贾祖璋(1901—1988),海宁市黄湾人,我国现代著名科普作家。1924年至1951年先后在商务印书馆和开明书店当编辑,1952年至1966年在中国青年出版社、科学普及出版社任总编辑。贾祖璋于20世纪20年代开始撰写科学小品,在他60多年的编辑、写作生涯中写下了100多万字的科学小品,结集成书的有《鸟与文学》、《动物珍话》《生物素描》、《碧血丹心》、《生命的韧性》、《花与文学》、《生物学碎锦》等20多种集子。他的《劳动创造了人》是建国初期干部学习社会发展史的必读书籍之一。1979年曾在《光明日报》发表新作《花儿为什么这样红》,1981年被评为全国新长征科普创作一等奖。《花儿为什么这样红》、《南州六月荔枝丹》、《兰和兰花》、《蝉》均曾被选入高中和初中课本。目前《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仍旧编入语文出版社编辑的新课标教科书《语文》八年级上册。

茅盾(1896一198l)桐乡乌镇人。我国现代文豪,是国内外享有崇高声望的革命文学家、文化活动家、社会活动家。他和鲁迅、郭若沫一起,为我国现代革命文艺和文化运动奠定了基础。他在文学创作、文学批评、文学理论、文学翻译等多方面作出了杰出贡献,特别是他的小说,是我国现代长篇小说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他的作品《风景谈》、《白杨礼赞》《第比利斯的底下印刷所》《子夜(节选)》《春蚕》、《谈(水浒)的人物和结构》等作品内均入选过各种版本的语文教材。“人依然是‘风景’的构成者,没有了人,还有什么可以称道的?”影响了多少人的风景观、人生观。
 
徐志摩(1897~1931)现代诗人、散文家。深受西方教育的熏陶及欧美浪漫主义和唯美派诗人的影响。1923年,参与发起成立新月社。加入文学研究会。同年11月19日,由南京乘飞机到北平,因遇雾在济南附近触山,机坠身亡。他的传奇人生被现代影视媒体关注,多番演绎。而他的作品,在新时期被重新发现,出现在现代文学史中,《再别康桥》不仅编入语文版九年级下的《语文》,同时还在高中《语文》中出现,课文中介绍说“《再别康桥》通过‘金柳’‘青荇’‘榆阴下的一潭’等寻常意象,向读者展现了康桥的秀丽风光。” 

丰子恺
,我国现代漫画家、翻译家、文学家、音乐教育家,桐乡石门镇人。1914 年考入杭州浙江省立第一师范,曾受业于李叔同,后游学日本。在东京学习绘画和音乐。回国后开始以漫画描绘故事意境、儿童生活等。丰子恺博学多能,在漫画、散文、美术、音乐理论、翻译、书法及艺术教育等诸方面均有突出成就。1932年出版的《开明国语课本》就是由叶圣陶编写,丰子恺书写并绘配插图,并先后印行40余版次。他的作品《竹影》《山中避雨》《白鹅》分别编选入最新的新课标《语文》书。   我们无法用罗列的方式呈现我们嘉兴作家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和高度,我们也无从揣测学子对作品的感受和影响。编者总是希望用最优秀的作品熏陶感染学子,从而实现语文教育的目标。当我们从语文书中读到文质兼美、情蕴深厚的作品时,我们感受到的也不仅仅是自豪或者骄傲。走进语文书的嘉兴作家,用自己的心拓展孩子的世界;我们走进语文书,用自己的眼睛发现嘉兴作家的魅力。

当代:青春远行的作品

   语文书经历着由审定制到部编制,再到审定制的历史过程。在传统集权式教育的管理模式的背景下,部编教材是一种社会意志的集中体现,它的入选似能做一个作家“盖棺定论”。读者对选文自是顶礼膜拜,唯教材至尊。语文书成为语言经典、文学经典与历史经典的矛盾综合体。比如茅盾的作品很早就进入语文教材,而徐志摩的作品进入教材则意味着对于徐志摩作品的重新认识,从而体现了文学观念和语文观念的变化。

   在目前嘉兴选用的语文书中,许多当代的新锐作家和在文学范畴内饱受争议的作家也逐渐进入编选者的视野。在这些变化带给学生更广泛的阅读视野,真正还原了语文学习。      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语文读本》(必修),人民教育出版社2004年11月第一次出版,2005年1月浙江第1次印刷。首次选入了王度庐的《卧虎藏龙》和金庸的《天龙八部》两篇武侠小说,分别排在第五课和第六课,并合为一个单元,取名为“神奇武侠”。课文节选了《天龙八部》第四十一回“燕云十八飞骑,奔腾如虎风烟举”,讲的是萧峰到少林寺救阿紫,在山上力斗丁春秋、慕容复、游坦之三大高手一节,充分展示了他的绝世武功和英雄气概。节选部分约8000字,课文导语:“作为武侠小说的集大成者,金庸把江湖传奇与历史风云、侠义柔情与绝世武功与绝世、人生哲学与民族文化传统熔为一炉,开辟了武侠小说的崭新境界,使武侠小说的可读性与文化品位都得到了提升。《天龙八部》可谓是金庸的颠峰之作,其中的主人公萧峰,虽然饱经人世的沧桑变故和人生的痛苦困厄,被人嫉恨、误会和追杀,但其侠义心肠和高贵人格从没有改变过,是全书最有光彩、最使人感动与敬慕的人物。在节选的这一部分,他的绝世武功与英雄气概都得到了充分展示。”课后还为学生设计了一个开放的思考题:“有人说,金庸是小说成就足可以进入文学史,也有人说他的武侠小说再好也是通俗文学,只有娱乐作用,难登大雅之堂。对此,你怎么看?同学之间讨论一下。”

金庸《天龙八部》的入选引发了社会的广泛争论,不少媒体还就此大做文章,有人说,金庸小说进读本,这体现了语文教材的开放和创新(2005年03月03日《新京报》),也有人反对金庸小说进读本,说金庸小说是通俗文学,中学生应该用经典来滋养。其实《天龙八部》编选入高中语文读本,与入编语文书还有一定的区别。《语文读本》是配发给学生配合课文学习的,与《语文》教本不一样,具有很大的自主性。而此次争论的焦点依旧在于作品是否具有经典意义,文学史该如何对待通俗文学,如何对待语文教科书编写原则等问题。对于金庸小说价值的认定和语文教材编辑研究并没有很大的推进。

余华的《十八岁出门远行》早在1997年就编选入高中《语文读本》,最近语文出版社又将其编入高中语文课本。小说讲述了一个离奇的故事,故事情节极不合情理,而语言新奇独特、别具一格。教学时需要教师对余华及先锋小说有一定的把握,注重文本,引导学生理解荒诞情节背后隐含的寓意,把握小说人物的情感变化,体会新奇独特的语言给小说带来的很强的可读性,以及这种独特的修辞方式在表达内容上的作用。在心理躁动的青春期讲解这篇小说要重视学生的情感体验和个性化认识。课文的导语说:“这是青年作家余华的早期作品。小说叙述‘我’受父亲的叮嘱,十八岁第一次出门去认识外面的世界,所经历的不可思议的人和事。这篇小说给人最突出的印象,可能不是所叙述的内容,而是叙述的风格、叙述的语言和作家对世界的独特把握。特别应该注意的是,作者凭着丰富的想象,以独特的语言,把平淡的事物表述得饶有兴味,如‘柏油马路起伏不止,马路像是贴在海浪上’‘我下巴上那几根黄色的胡须迎风飘飘,那是第一批来这里定居的胡须’‘鲜血像是伤心的眼泪一样流’等,非常独特,值得我们写作时借鉴。”课文后还有提问:“阅读小说,想想‘我’十八岁出门远行和反复寻找旅店而终于失败,可以作何理解?”在升学考试压抑的年代里,余华的《十八岁出门远行》与塞林格的《麦田守望者》、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构成了高中生青春的阅读风景。

李森祥的《台阶》同样勾画了青春远行与家园守望的矛盾。在作家的视界中乡村社会与城市社会能否合一成一个家园呢?作为年轻一代的儿子该怎样理解父亲?在课文导语中编者说:“与《背影》一样,这篇课文写的也是一个父亲,儿子眼中的父亲。这位父亲是怎样生活和劳动的?他有什么追求?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作者是怀着怎样的感情去叙述父亲的故事的?”很多教师将课文解读父亲形象的分析,而忽视了“我”或者作者的存在。
   “我画了个绿绿的太阳,挂在夏天的天空。”这是夏辇生作品《四个太阳》中富有儿童情趣的语句。它入选小学语文教材是一个亮点。夏辇生的低幼儿童文学作品入编教材对于其作品地位有较高的提升。可惜后来她没有在儿童文学领域继续深化。
     当代作家作品入选语文书的意义就在于获得了认可。这种认可一方面基于传统,另一方面则是面向未来。我们相信编选者在渗透编写意图的同时,也进一步肯定了这些走进语文书的嘉兴作家,他们不仅代表了嘉兴文学成就的高度,也同时代表了整个时代文学成绩的高度。而不同向度作家的不同作品进入语文书则意味着语文书编写视野的进一步拓展。我们相信会有更多的嘉兴作家进入语文书的视野,这是语文的视野和学生的视野决定了的。

 期待:我们读到或没有读到的
 
 从语文书中,我们读到了他们;从现实的生活情境中,我们读到了他们。阅读构建了我们的文学生活,打造了我们最初的文学梦。语文书,它不仅是一本书,也不仅是一堂课,更是一种方向、一种视野、一种未来阅读的方式。  我们期待着语文书更加接近我们的生活,也更加接近我们的文学!  我们期待着我们读到的或没有读到的……  链接:

嘉兴使用教材中的作家作品

小学: 夏辇生《四个太阳》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

一年级下册初中: 丰子恺《竹影》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

七年级下册 李森祥《台阶》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

八年级上册 刘禹锡《陋室铭》人民教育出版社《语文》

八年级上册 朱生豪译作《威尼斯商人(节选)》《语文》九年级下册  
嘉兴市作家网地址:嘉兴中山路922号 邮政编码:314001
联系方式:E-mail:www.jxszjw@163.com / Tel:0573-82159576

浙ICP备08101496号
   您是本站第 7612281 位来访者